返回

我在年代文里当富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他们吃啥我吃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前没有陈桑,他和二弟陈平也还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只是后来有了陈桑,家里唯一的一个女儿。

    他的父母就把他哥俩的所有爱,都给了陈桑。

    留给他们的只有受不尽的白眼,和干不完的活儿。

    这是这么多年来,陈辉难得一次的反抗,即便是当年结婚的时候父母不给他出一分钱,他都没有现在这么委屈过。

    孩子吃点怎么了,难道两个孩子不是陈家的种?

    不是她张兰英的亲孙子?

    成天把陈桑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生怕她吃不好睡不好受了丁点儿委屈。

    说到底,她以后还是要嫁出去的,以后还认不认她这个娘还不一定。

    她这么宠女儿,以后谁要得起。

    张兰英听了不仅没有任何的愧疚,反而是觉得大儿子不懂事,“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妹妹小吃点好的怎么了,你是哥哥当着看的是不是,就这么不知道忍让?!”

    “难道你两个孙子就不小?怎么不见你给两个孩子吃?”陈辉据理力争,不想轻易妥协这事。

    陈进宝眼见着桌子上的气氛剑拔弩张,他却无能为力。

    他媳妇儿可以说是家里的一言堂,她说东,没人敢说西。

    他倒是佩服大儿子的勇气,竟然敢和她妈对着干。

    陈桑拽着她妈的胳膊,放软语气撒娇,“妈,我今天吃太多了,吃不下这些,您就分给家里的人吃嘛,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您看成吗?”

    说着还眨巴着眼睛,企图她妈能答应这事。

    张兰英伸手摸了摸陈桑的脑袋,满脸的疼爱,是对儿子的冷脸的差距。

    “乖啊宝儿,妈知道你是个心善有孝心的孩子。”转头对着儿子却是一张愠怒的脸,“你听听,你妹妹说的话,时刻都想着你们,你们简直是良心让狗吞了,竟然说出这种诛心的话。”

    陈平几个人听了脸色都变了。

    他们说话诛心?

    究竟是谁在诛谁的心?

    只有陈辉冷笑了一声,“我说话诛心?行,诛心就诛心,总比你诛人的强。”

    陈进宝手里的筷子滑落在桌子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他咋都没想到,他大儿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太……

    有魄力了!

    可他说的是自己媳妇儿,这就不行了。

    他护着自家媳妇儿,对儿子沉着脸色说话,“咋说话的,这是你妈。”

    “她还知道是我妈?我以为她就只有个女儿。”

    这话是说到其余几个人心里了。

    陈桑听了很不是滋味。

    想说点什么,挽救这尴尬得冒火的局面。

    她亲妈突然站起来,拍响了桌子,“行啊,翅膀硬了是吧,打今儿起分家吧,就别在我这儿吃饭了,都滚去自己屋吃,粮食自己想办法,饿死活该!”

    笑话,他们挣得公分,分的粮食都让张兰英收了锁在柜子里。

    分家了,他们吃什么?

    喝西北风么?

    陈辉嚯地站起身来,双手捏拳撑在桌面上,胳膊透着肌肉的张力,“分家行啊,这么多年的粮食你倒是也分给我们啊,你藏起来干甚,养你的肥闺女?做梦!”

    十八年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