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年代文里当富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某种道不清的情愫(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张兰英将萧平君和刘长志划为一类。

    “妈,萧平君不是那样的人。”

    张兰英固执己见,“他不是那样的人,咋的平白无故救你?这年头好人不求回报,我还没见过。”

    陈进宝在一边不知道该不该插嘴。

    萧平君是从城里来的知青,但是和那些假模假式的城里人不一样,他是啥重活脏活不挑,都能干,还干得十分不错。

    他见过几次萧平君干完自己的活,又跑去帮村里人干活,这样的忠厚好心人现在不常见了。

    要说萧平君啥都好,唯一不好的事,不爱说话。

    跑去帮人干活,都是沉默寡言,挥着锄头就掘地,舞着镰刀就割麦子。

    他想给萧平君说说好话,又怕自家媳妇儿给自己脸色看。

    陈桑看向她爹,鼓气说道:“爸,您说,您跟萧平君打交道多,他是不是好人您最知道。”

    城门失火殃及他这条无辜的鱼。

    他啊了一声,在自家媳妇儿眼刀子下,艰难说出真相,“他人……挺好的。”

    陈桑看向她妈,“看吧,萧平君是好人。”

    张兰英哼了一声。

    陈进宝心都沉了,完犊子,晚上回家铁定打地铺了。

    萧平君其实早就回来了,怕让大队长发现自己来了山上,就躲在不远处的矮丛里,听到陈桑据理力争自己,他心里说不清楚的感觉。

    从来没有人这么为自己争取过。

    他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被人忽视、误会而不做解释。

    暖暖的,像有暖风拂过心尖。

    有某种道不清的情愫,开始在身体里骚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