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年代文里当富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穿越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桑觉得是自己疯了。

    不然她脑子里怎么总回旋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骂声?

    “你看看她这身膘,比生产大队的肥猪还厚实。”

    “哦哟,大队长的闺女生得这幅尊容啊?怪不得把人家细皮嫩肉的下乡知青给呕吐了。”

    “就这样还好意思让刘知青娶,打哪来的底气啊?”

    “膘呗!”

    ……

    陈桑只觉得自己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形形色色的人指着她的鼻子骂。

    骂她丑,骂她肥,骂她恶毒,骂她不要脸……

    那些人口水飞溅,一副把她生吞活剥的架势。

    像极了小时候看还珠,骂容嬷嬷的样子……

    头疼欲裂,她费力的睁开眼睛。

    入目的一切,直接让她傻眼。

    大片收割过的麦地,呈现枯黄败落的景象,田里长着绿油油的秧苗,不远处稀稀拉拉坐落着几间土坯房,掩于青山绿水之中。

    红色的标语刷满墙体。

    不远处有人走过,陈桑注意到坑坑洼洼的泥路,似乎是因为才下过一场雨,积着一滩滩的脏水。

    她躺在小河边上的枯草堆里,浑身衣服湿透,围着她看的人穿着补丁衣服,扎着裤腿,身上扛着农具,一副要下地的模样。

    人人交头接耳,小声对她指指点点。

    陈桑头顶着窘迫,撑起身,费力地站起来。

    一阵头晕目眩,胸口一阵泛酸,哇的一声,吐出来好些夹杂着中午吃过东西的脏水。

    这一吐,人也舒坦了。

    可周围的人满脸嫌弃。

    陈桑没有注意到,只是下意识抬起手背擦嘴,看到眼前又黑又肥的手,当场傻掉了。

    老天爷啊,咱不开玩笑,这是她的手?

    她的手明明又细又白,保养得不比手模差。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伸头照了下水。

    当看到与她同时出现在水里的那张脸,入目的只是肉,满脸都是肉,一双眼睛都快被挤成缝了。

    她哆哆嗦嗦捏了下自己的腰。

    软软的肉,哪还有腰啊!!!

    她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是这样式儿的。

    她是在读大学生,学美术的。

    个高腿长,大眼睛瓜子脸。

    皮肤天生白得发光,怎么吃都不胖。

    她就是坐火车坐过站了,慌忙下车被画板砸了脑子。

    就算这样,顶多是变傻,也不至于变个人呐!

    就在陈桑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的时候,人群突然被扒开,一个穿着和周围人一样的穿着脏破衣服的妇人,冲了过来,一把抱着陈桑就开始哭。

    “我苦命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会这么想不通要去跳河,做出这种傻事呐?”

    妇人松开陈桑,摸了摸她的身上,确认没有受伤,接着又哭天抢地的号:“你要是真喜欢那个杂——那个什么玩意儿刘长志,你应该跟妈说,妈就是绑也把他绑来和你在一起。”

    说完还疼惜地摸了摸陈桑的脸,“你说你要是有个什么事,可让妈怎么活哟。”

    陈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妇人,耳朵里都是她的哭声……

    此起彼伏,跟唱戏似的。

    她脑子忽然嗡嗡响,一段完全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海浪一般朝她铺天盖地袭来。

    她穿越了。

    穿到了七八十年代。

    在这个人人自危的年代,别人都是天天干不完的活,还可能吃不饱。

    担心有了上顿没下顿。

    但她却从没饿过肚子,十八岁了还没下过地,没洗过碗,甚至自己的内衣裤都不是自己动手洗。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世道,陈桑却是个例外。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只因她爸是东风生产队的大队长,掌管着整个大队的劳动分配,她爸又是个女儿奴,宁愿让他两个儿子多干,也不愿意让他宝贝闺女遭一点罪。

    而她妈,张兰英。

    别说生产大队,就是在整个公社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倒不是因为她妈这个人有多厉害,纯粹就是因为她是个极品。

    两个儿子打小就不受宠,干活最多不说,吃的都是陈桑吃剩下的,她能吃香喝辣,她的两个哥哥只能吃糠咽菜,逢年过节都喝不上口肉末汤。

    就算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也得定期向张兰英纳贡。

    而全家人的娇惯,直接将陈桑养成了,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又傻又骄横的德行。

    陈桑被张兰英养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成了这幅样子,却是因为大队上的一个下乡知青,刘长志。

    对方是从城里来的,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同村里的其他莽夫不一样,对方是读过书的斯文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