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炎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辞行(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梦太真实。

    卫言又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忍受得住。

    心里的道德长堤,顿时一溃千里。

    于是,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罗帐荡漾,小床吱呀。

    一夜时光,悄然而过。

    清晨,阳光明媚。

    卫言醒来,睁开眼,发了会儿愣,方转过头,看向了身边。

    身边空空,并无一人。

    但枕上的青丝,凌乱的被褥,以及床单上的少女贞洁,无一不在说明昨晚的风雨。

    一夜风雨,梅花点点。

    卫言猛然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窗前,打开窗户。

    窗外小院里。

    少女正蹲在地上,认真地搓洗着他昨晚换下的衣服,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儿,嘴角带着微笑,心情看起来不错。

    卫言心里的罪恶感,愈发浓郁。

    这怕是个傻子吧?

    单纯无邪,令人心疼的傻子。

    卫言站在窗前,看着那道娇柔纤弱的身子,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画儿洗完了衣服,站起身,准备晾起来,这才发现了他,愣了下,脸蛋儿羞红,却开心地道:“公子,你醒啦。等下哦,奴婢晾完了衣服,就来伺候你起床。”

    随即,匆匆晾完了衣服,进了屋。

    卫言有些尴尬,道:“画儿……”

    画儿低着头,没有说话,过去拿起了他的衣服,帮他穿上,又拉着他在床上坐下,然后跪在他的面前,温柔地帮他穿好了鞋袜,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眼中早已噙满了眼泪。

    “公子,你的衣服,奴婢都帮你收好了,还有你的银子,奴婢一文都没有动。”

    小丫头说着话,眼泪流了下来,却咬着嘴唇,坚强地没有哭出声来。

    卫言心头一阵疼痛,双臂一张,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傻瓜。”

    卫言心疼道。

    小丫鬟在他怀里哭出了声,抽泣道:“公子才是傻瓜呢,奴婢这么漂亮可爱,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让奴婢侍寝了呢。”

    卫言紧紧抱着她,第一次在这里感受到了那种令他想要不顾一切呵护某个人的冲动。

    “画儿。”

    卫言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看着她那泪眼模糊俏丽可人的小脸道:“本公子今天发现,你这丫头真自恋呢。”

    画儿红着小脸,眼泪汪汪。

    卫言突然低下头,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不过,你说的是实话。”

    画儿娇羞捂着脸,“嘤咛”一声,挣扎着从他腿上下来,跑出房间道:“公子,该走了,奴婢就不送你了,呜……”

    当她哭着跑到小院,准备跑出去时,卫言突然在窗前道:“画儿,等等,在临走前,本公子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画儿停在小院里,背着身子,肩膀一耸一耸,哭的梨花带雨。

    卫言回到自己房间,从床下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张棉帛,出了屋,来到小院,道:“画儿,你过来看看。”

    画儿抹着止不住的眼泪,哭着道:“公子,奴婢不要礼物……”

    奴婢只要你啊。

    卫言走到她的身后,一手搂住她的纤腰,一手把棉帛摊开放在了她的面前,道:“你真不要吗?这可是我求了好久,在你家二夫人那里求来的卖身契呢。”

    画儿愣了一下,抬起头,满脸泪水地看着那棉帛,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卫言弯下腰,把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嘴巴咬着她的耳朵悄声道:“你小时候的卖身契,早就不见了。我又重新写了一张,让你家二夫人和老爷签名,还让他们按了手印。他们把你卖给我了,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明白吗?你确定不要这件礼物?”

    画儿身子一震,瞪大了眼睛,呆了几秒钟后,一把夺过了卖身契,转过身看着他,颤声道:“公子,这是真的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