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炎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证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卫言的心在颤抖。

    那身穿官服腰带印绶的,乃是廷尉丞王闫。

    柳府主人曾为官吏,如今孤儿寡母齐齐惨死,他自然亲自赶来查看。

    那吊着的四具尸体,皆是鲜血淋淋,腹部都有刀剑刺伤的血洞,自然不是上吊而亡,而是被人杀死后,又吊在了房梁上。

    到底是谁,与这孤儿寡母有此深仇大恨呢?

    唯一生还的丫鬟翠儿,说出了缘由。

    当卫言被押进来时,翠儿突然指着他哭着道:“大人,就是他!就是他!昨日白天,就是他轻薄了大小姐,对大小姐又亲又摸,奴婢亲眼看见。”

    ”昨日夜晚,奴婢听到大小姐的惨叫,突然醒来,出屋后,看到一个人影,就穿着这身衣服,身材也跟他一样,匆匆逃走。”

    “等奴婢去看时,大小姐已经惨遭不测,奴婢吓的当场晕了过去。等奴婢醒来时,大小姐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奴婢尖叫着去找大夫人和二夫人,却突然看到这屋子外面淌着血迹,等奴婢进来时,就看到了……呜呜……”

    “看到了大夫人和二夫人,还有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吊在了这里……呜呜呜……大人,您一定要为奴婢的主子做主啊。”

    王闫目光阴沉地盯着眼前的少年,怒道:“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旁边的刘病已大声道:“她说谎!大人,昨晚我与言哥都在驸马府喝酒,子时时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驸马府的众多文人以及驸马,都可为我们两人作证。”

    王闫看着他道:“那子时以后呢?你有证人,他可有?”

    说着,目光如刀地盯着卫言。

    卫言没有说话。

    刘病已急道:“言哥,听舞忧说,昨晚你不是回醉仙楼了吗?你快说啊。”

    卫言沉默了一下,方道:“昨晚我去青楼了。”

    刘病已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都醉成那样了,还能去青楼?

    卫言看着面前的廷尉丞,道:“大人,清月楼的听雪姑娘和其他人,都可以为在下作证。”

    王闫冷笑道:“你这好友说你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你却说你去青楼了,那么,你的醉酒,必然是装的了。”

    ”等你好友离开,你故意去清月楼让别人看见,接着,你又去找那位听雪姑娘,把她迷晕,却装作与她共度一宿。”

    “其实你早已翻窗而走,来到这府中,想要糟蹋这柳府的大小姐,结果被她的妹妹和其他人发现,然后你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杀死!”

    “你白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便已经见色起意,夜晚喝了酒,自然胆大包天,趁着酒劲就来了,对也不对?”

    卫言抬头看着上面的尸体,心头发堵,道:“大人,我既已去了青楼,自然会有姑娘陪睡,我又为何偏偏要舍近求远,做出这种犯罪之事呢?”

    王闫冷笑一声,道:“自然是这柳府的大小姐更漂亮,更干净,你白天便已经心怀不轨!”

    一旁的刘病已大声道:“大人,昨日白天,柳大小姐溺水将亡,所以言哥才那般救助的,并非是轻薄。”

    说罢,对那丫鬟怒目而视道:“你莫不是眼瞎?这些话为何不说?”

    丫鬟低着头,浑身颤抖,没有说话。

    王闫冷声呵斥道:“没让你说话,你就给老夫闭嘴!有老夫在,你还敢恐吓证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