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炎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龙城飞将(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br/>    卫言拍了拍肚子,却突然感觉这话这动作有些歧义,连忙又拍了拍脑袋,道:“有了。”

    说着,左右张望了一番,见没有人看过来,立刻凑到他耳边念了出来。

    刘舞忧也凑近,却没有听到。

    念完,刘病已顿时一脸崇拜,默念几遍后,顿时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举起了拇指,还未来得及说话,卫言便一把握住了他竖起的拇指,道:“言哥6666666,我已经知道了,快去吧。”

    刘病已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这时,那点燃的一炷香,仅仅只燃烧了一小截。

    当刘病已走到吴秉旁边的桌前,拿起笔准备书写时,宋子画也突然转过身来,大声道:“有了!”

    随即,快步走到另一张桌前,挥毫书写。

    当他写完,吹干墨迹后,见刘病已竟也写完,先是一愣,随即冷笑道:“光是快可没有用,刘兄,时间还早,你确定不再好好构思构思?”

    刘病已拿起棉帛,道:“宋兄若是没把握,可以再好好构思一下就是,在下就这点水平,再构思也没用。”

    说罢,上前把手里的诗,恭敬地递给了吴秉,道:“吴老,在下已作完。”

    吴秉目光中露出了一抹惊讶,连忙起身,双手接过。

    宋子画却是冷笑一声,站在一旁,手持大作,并未急着上前,等吴老看完了第一首,再看他的,自然会更加惊艳。

    吴秉捧着诗作,靠近了灯笼,看到第一句时,便是目光一亮,看到第二句时,眉头蹙了起来,再看到后面两句时,顿时猛一拍大腿,赞道:“好诗!好诗!”

    随即,连忙把诗作给旁边其他几位好友观赏。

    那几名老者看完,皆是满脸红光,大喜:“果然是不可多得的诗作!此子当真是才华横溢,令人拍案称奇啊!”

    这番动静,顿时把正在构思的众文人才子惊醒过来,目光立刻全部看了过去。

    到底是何诗作,竟让驸马和其他文坛前辈如此称赞?

    而不远处长廊上,那红衣女子,也放下酒杯,目光紧紧盯着那张写着诗作的棉帛。

    宋子画眉头皱了起来,心头顿时有些忐忑,但当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诗作后,信心又升了起来。

    他就不信以他的才华,比不过这个刚刚冒头的小子!

    吴秉从好友手中接过棉帛,扫了众人一眼,道:“这是刘公子的诗作《出塞》,老夫来念一遍,大家先在心中评析一番,待会儿与宋公子的诗作做比较。孰输孰赢,老夫一个人说了不算,大家都同意,才算数。”

    说罢,他展开棉帛,朗声念了起来。

    “秦时明月炎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这第一句刚出,宋子画便是心头一震,脸色微变,手中的棉帛开始颤抖。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待最后一句念出时,宋子画手中的诗作,“啪嗒”一声,滑落在了地上。

    而不远处的长廊上,红衣女子目光颤动,嘴里喃喃地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但使龙城飞将在……”

    她突然眼圈发红,想到了那位亦师亦友的长辈,匈奴的克星,大炎帝国的骄傲,已随风而逝埋入黄土的英雄。

    她是他的长辈。

    但在她心中,他永远是她的长辈,一辈子的长辈与英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