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炎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四大才子之首(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

    驸马府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驸马吴秉已有四十多岁年龄,身上服饰依旧作文人打扮,看着风流倜傥,毫不显老。

    在台上讲了几句话后,便与几名相熟的老友寒暄,顺便跟认识的一些青年才俊打招呼。

    刘病已站在人群中,目光复杂,并未主动上前认识。

    毕竟这位驸马是皇族之人,勾起了他的心事。

    这时,驸马却抬起头,突然朗声道:“哪位是刘庸刘公子?”

    刘病已依旧在发愣,直到身边的人提醒他,他方惊醒过来,连忙上前见礼,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吴秉并不认识他,只是因为那两首小词而知晓他的名字,见来人如此年轻,顿生爱才之心,当着众多才子的面,对刘病已那两首小词大力夸赞了一番。

    有这位驸马的夸赞,相信今晚之后,刘庸的名气,将会更上一层楼。

    随后,吴秉带着刘病已,去认识那些文坛前辈。

    其他文人皆满脸羡慕,心头都在为自己暗暗鼓励,希望今晚可以拿出好作品,让这位驸马和那些文坛前辈刮目相看。

    有了这些人的青睐,到时候想要入仕,自然有很多加成。

    正在此时,依旧站在大门外候着的管家突然大声道:“青舟宋子画宋公子到访!”

    “宋子画?”

    这名字一出,众人顿时一惊,随即满脸激动之色。

    “宋子画!宋大才子!”

    “他竟然也来了!”

    “就是那位一首梅花吟,众梅皆枯萎的青州四大才子之首的宋子画?据说这位大才子狂浪不羁,很少参加这种文会的,他怎么也来了?”

    “是啊,而且还故意来这么晚,是不把驸马吴老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等放在眼里?”

    “嘘!此子狂妄记仇,尔等说话要小心。还记得祁南的张才子不?人家就是说了一句这位宋公子太过目中无人,结果直接被这位宋公子连写三首诗词怼,且每一首都是佳作,怼的那位张才子哑口无言,羞愧而去,再也没敢来京都了。”

    众人正低声议论着时,一名身穿白衣,胸口袒露,披散头发的高个青年,大步而入。

    这不修边幅的形象,使得众文人暗暗吐槽,但那些才女们,却是满脸崇拜,连忙上前打招呼,却都被无视了。

    宋子画径直而入,目光看向人群,傲然而立,直接大声道:“哪位是刘庸?出来,与本公子说道说道!”

    看其气势汹汹的模样,竟不是来参加文会的,而是来找茬的。

    众人一愣,这时方猛然醒悟过来。

    那晚刘病已两首点绛唇,把周文阳从高高在上的大才子的身份打落到泥巴里,踌躇满志而来,却灰溜溜地滚了回去。

    同是青州文人才子,众人在议论周文阳的无耻之时,自然也连带着青州那个地方。

    而且周文阳与宋子画的关系匪浅。

    看这情况,是来找那位一鸣惊人的刘才子报仇的。

    于是,众人立刻幸灾乐祸起来,准备看热闹。

    虽说刚刚他们对那位刘公子都很热情,但那是表面上的,谁愿意看到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突然就一鸣惊人,压在了他们头上呢?

    羡慕的同时,心头自然是嫉妒。

    如今这位青州排名第一的宋大才子要来找他麻烦,众人心中自然乐于见此。

    “何人再次喧哗?”

    驸马吴秉听到声音,带着刘病已等人走了出来。

    宋子画再狂妄,也不敢在这位驸马爷的面前狂妄,拱手道:“吴老,在下青州宋子画,前来找刘庸刘兄切磋切磋。”

    “青州宋子画?”

    吴秉看着眼前这名打扮邋遢,却气质卓然的年轻人,笑道:“宋公子才名,老夫也是久仰了。今日是老夫举办的文会,切磋可以,但要注意分寸。”

    宋子画冷笑道:“吴老放心,在下是文人,自然是以文人的方法切磋。不知道那位刘庸刘公子,可在这里?”

    吴秉没有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