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炎驸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红衣女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卫言一脸认真地道,随即继续低头吃着桌上美味的糕点。

    至于眼前这美丽的少女,似乎引不起他半点兴趣。

    少女摇了摇头,目光奇怪地看着他道:“说实话,我真想不明白,哪个文人不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才名远扬,而你却像是做贼一般,生怕别人知道你才华横溢,你到底怎么想的呢?公子,可以告诉我吗?”

    卫言干脆当做没听见,不理睬她。

    少女明眸闪烁,盯着他看了片刻,方端起酒壶,帮他斟了一杯酒,道:“公子既然不想聊这些,那就不聊了。妾身是清月楼的羽听雪,不知公子叫什么呢?”

    卫言端起酒杯,道:“羽听雪?好名字,好名字。”

    说罢,一饮而尽,却并不回答。

    不是他对美色毫无反应,而是他清楚地自己今晚该扮演什么角色。

    眼前这少女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他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暴露自己。

    少女苦笑一声,道:“公子连名字都不愿意说,是看不起妾身的身份么?”

    “我可没这样说。”

    卫言决定快点结束谈话。

    若是一会儿被其他文人看到这位清月楼的头牌坐在这里跟自己聊天,只怕会成为众矢之的。

    低调,他要低调。

    卫言站起身,决定离这位远点。

    可是刚走了几步,那少女又追了上来,有些委屈地道:“我本是官宦子弟,因为家里犯事,才被送入青楼的。我是青楼艺人,依靠琴棋歌舞活着,并非是卖身。公子看不起我,是觉得我身体肮脏么?”

    卫言停下脚步,想了想,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太过残忍,只得转过头安慰道:“当然不是,我可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看不上你而已。”

    说罢,快步离开。

    少女僵在原地,满脸呆滞。

    刘舞忧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动了一下。

    这家伙……

    卫言怕那少女又追来,只得一直向着花园深处走去,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清净一会儿。

    待会儿还要帮刘病已出手,得养精蓄锐。

    端着一盘糕点,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吃着,又一边看着这府中的风景。

    穿过长廊,看到一座池塘。

    池塘中,莲叶翠绿,红莲绽放,晚风吹起一池涟漪。

    池塘边,坐落着一座凉亭。

    凉亭里,坐着一名穿着红色长袍的女子。

    那女子背对着他,正手捧一卷竹书,在认真阅读着,仿佛已沉浸其中,不闻周身事物。

    有红鲤从池水中跃出,她却仿若未闻。

    卫言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他有些好奇这名女子在看什么书,竟看的这般投入。

    今日驸马邀请,来客都是才子才女,此时正各种寒暄和认识,此女却独自一人避开热闹喧哗,躲在这风景优美的僻静处看书,也算是一道奇特的风景。

    卫言并不知道,在他刚出现在长廊上时,这池塘四周便人影晃动,刀光剑影,杀气腾腾。

    但那女子微微摇头,这一切便又消失无踪。

    卫言走进了凉亭,来到了女子的身后,伸着脖子,想要看一看那竹书上的内容,却只看到一双纤长的玉手,缓缓地卷起了竹书,放在了石桌上。

    女子没有回头,却突然开口道:“偷看人看书,非君子所为。”

    卫言一愣,恬不知耻地道:“读书人的事,能叫偷么?”

    说着,竟毫不客气地走到对面,坐了下来,端起酒壶,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可是,当他端起酒杯,看向这女子的面容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