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新式武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与垂头丧气退兵回营的宋军不同,铁鹞子军是在一片欢庆的气氛中撤离了战场,撤往北面二十里外的西夏军营地归队,收到了铁鹞子军凯旋的消息,西夏军队的主帅嵬名察哥还赶紧派遣一支普通骑兵出动,赶来宋军王德厚所部的营地附近,接应和掩护体力下降的铁鹞子军归营。

    事实证明嵬名察哥的这个安排完全是多此一举,看到铁鹞子军归来路过自己的营地附近,宋军王德厚所部不但出动一兵一卒拦截骚扰,相反还马上加强了营地戒备,眼睁睁的看着铁鹞子军从他们的营地附近扬长北上,得意洋洋的与赶来接应的西夏骑兵会师在了一处。

    再接着,顺利回到了营地后,铁鹞子军的现任主将兼西夏宗亲嵬名定栋,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来到嵬名察哥的面前复命,无比骄傲的禀奏道:“启禀晋王,末将奉命南下救援臧底河城,成功击溃宋人轻步兵方阵三座半,冲溃宋人弓弩队阵地两处,协助我臧底河城守军尽焚宋人攻城器械,斩首无数,自身损失仅仅二十九人,战马二十二匹,但人马铠甲全部带回,无一失落!”

    “嵬名将军快快请起,干得漂亮!”嵬名察哥大力夸奖,又赶紧吩咐道:“快,立即给嵬名将军补充损失的兵力和战马,一定要挑最精锐的骑兵,最上好的战马,武器装备也要最好的。”

    旁边的副手答应,立即飞奔下去亲自安排给铁鹞子军补充兵力和战马,嵬名定栋也这才起身站起,接着嵬名察哥先是让人给自己的堂弟安排了座位,然后又问道:“宋人的战斗力如何?”

    “和以前一样的废物,骑兵不敢冲,步兵不敢动,永远只会结阵死守。”嵬名定栋不无得意的说道:“不过照样没用,我们照样是冲一座破一座,没有一个方阵能够稍微拦住我们片刻。”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轻敌。”嵬名察哥笑着埋怨了一句,又微笑说道:“不过还是有了些长进,听说你这次南下奔袭,没有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冲正面,还专门挑宋人的重步兵冲,选择了先是从东北到西南,又从西北到东南的冲,专挑宋人的阵地薄弱处冲锋突袭,干得很漂亮,避强击虚,见缝插针,这样才是兵家正道。”

    “主要还是没有步兵和轻步兵跟上。”得到夸奖的嵬名定栋更是得意,说道:“今天假如我们的步兵和轻骑兵能够跟去帮忙,末将一定会选择冲正面,直接打垮正面的宋人重步兵,然后直捣宋人旗阵,把刘仲武蛮子的脑袋砍来献给晋王你做夜壶。”

    嵬名察哥哈哈大笑,说道:“想法不错,本王也相信你一定能够办到,只可惜现在机会还不成熟,要想砍下刘仲武的脑袋给本王做夜壶,首先得拔掉王德厚这颗钉子,打开我们的进兵道路再说。”

    “所以你要记住。”嵬名察哥又补充道:“下次你如果再去执行这样的任务,一定得象今天一样小心选择冲锋路线,一定得避敌击虚,专挑宋人的阵地薄弱处下手,避实击虚,冲乱了宋人战阵就走,这样才能迟滞宋人的攻城进展,给我们拔掉王德厚这颗钉子争取时间。”

    嵬名定栋赶紧答应,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记住嵬名察哥的叮嘱,然后又好奇问道:“晋王,你说刘仲武那个宋蛮子,还会不会不顾一切的强攻臧底河城?”

    “不知道,不过无所谓,不管他如何选择,本王都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嵬名察哥自信微笑,甚是得意的说道:“宋人的战术选择原本很正确,让王德厚当道立营,阻拦我们的主力大队南下救援臧底河城,由刘仲武负责臧底河城,拿下城池扫平隐患,然后再北上与王德厚联手对付我们。但是刘仲武一定是做梦都想不到我们还有这招,由我们的主力出手掩护铁鹞子,由铁鹞子负责救援臧底河城,打乱他们的攻城计划,把他逼入进退两难的被动困境。”

    嵬名定栋大力点头,说道:“晋王妙策,不拔掉臧底河城这颗钉子,刘仲武那个蛮子确实是进退两难,如鲠在喉。不过晋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一边全力赶造攻坚武器,做好强攻王德厚营地的准备,一边见机行事,后发制人。”嵬名察哥冷笑说道:“宋人接下来不外乎三个选择,第一是让王德厚南撤与刘仲武会合,他们如果这么做,我们就乘着宋人放弃坚固营地的机会全力追击,在南下路上杀溃王德厚,然后再从容对付刘仲武。”

    “宋人的第二个选择是让刘仲武冒险北上,来和王德厚联手与我们决战。”嵬名察哥又说道:“宋人如果这么做的话,本王就选择避敌锋芒,坚守营地避免决战,一边和宋人对峙,一边让臧底河城的守军在宋人的背后做文章,待时机成熟,宋人的士气斗志消耗殆尽,我们再出兵决战,必然可以大获全胜!”

    “晋王,那宋人的第三个选择是什么?”嵬名定栋好奇问道。

    “继续全力攻打臧底河城,坚决拔掉这颗钉子,然后再进兵与我们决战。”嵬名察哥说道:“如果宋人真的这么做,那将军你的压力就大了,我军斥候送来探报,宋人在这次攻城中使用了一种古怪的攻城武器,对我们臧底河城的城墙威胁很大,所以宋人每次发起大规模攻城,你都要率领铁鹞子南下突击,帮助我们的守军捣毁宋人的攻城武器,为我们的主力强攻拿下王德厚的营地争取时间。”

    “那宋人最好是选择继续强攻臧底河城!”嵬名定栋傲然说道:“这次被宋人的重步兵纠缠了一段时间,没让我杀过瘾,下次我一定把宋人的轻步兵弓弩手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站在我的角度,我倒是希望宋人做第一个选择,让王德厚放弃营地南下。”嵬名察哥微笑,又说道:“不过没关系,宋人的战术用意已经被我彻底看穿,不管他们做任何选择,胜利都一定属于我们大夏军队!”

    …………

    军事天才嵬名察哥确实料准了宋军的所有选择,攻城失败后的当天晚上,刘仲武在寝帐里结合实际情况绞尽了脑汁,盘算出了战术选择也就这么三个,一是让王德厚弃营南下,二是自己冒险北上去和西夏主力决战,三是不顾一切的继续强攻臧底河城,拔掉这颗钉在自己咽喉上的钉子,但是不管做出那一个选择都没有把握,也都存在隐患,所以直到天色微明,刘仲武都没有拿定主意做那个选择。

    迫于无奈,吃完了早饭后,刘仲武只能是在中军大帐里召集众将商议,想看看宋军诸将有没有什么奇思妙想,帮助自己摆脱目前的被动困境。然而让刘仲武稍稍有些意外的是,众将纷纷依令到来时,去给他四儿子刘锜传令的亲兵却送来消息,说是刘锜吃了早饭出了营地,不知道去了何处,刘仲武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待除了刘锜之外的宋军将领到齐之后,便直接宣布会议开始,要求宋军众将畅所欲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