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原始坦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愧是北宋最精锐的西军,赵荣骑着在关中买的菜马冲上臧底河城西面的高地时,泾原路总管王恩统领的宋军偏师,已经集中重步兵在偏师战场的正北部排列成阵,保护住了王恩的指挥旗阵和阵地正面,防御力不足的宋军轻步兵大队布置在两翼,结成坚实方阵迎敌,保护在城外列队作战的宋军弓弩队和攻城预备队,王恩麾下仅有的千余轻骑兵则被放在了背靠河流的战场东侧远处,做为机动部队使用。

    宋军动作快,西夏军队的头号王牌铁鹞子动作更快,在高地勒马站定,赵荣才刚抽出单筒望远镜,就看到从北而来的铁鹞子已经以百人为单位排列起了一个鱼鳞阵,还每三百人有一面青牙大旗指挥,中后方又有一面张牙舞爪的白底鹰旗为总指挥,摆出了冲锋突击的架势。

    没有战鼓号角,只有铮铮铁骑,白底鹰旗迎风招展间,一千五百名铁鹞子扬蹄冲锋,怒吼怪叫着冲锋前进,斜着冲向宋军防御力相对比较薄弱东面右翼,同时也是宋军骑兵阵地和步兵阵地的结合处,即便是隔着好几里地,赵荣也能听到那宛如雷震的隆隆马蹄声音,又看到黄沙弥漫,沙尘滚滚,声势无比惊人。

    “扎稳阵脚!扎稳阵脚!放箭!放箭!”

    依照宋军将领的旗号指挥,手拿神臂弓的宋军将士拼命扣动扳机,将一支支势头强劲的神臂弓弩箭射向冲锋而来的铁鹞子,然而十分可惜,铁鹞子军士卒战马身上都穿着披着冷锻而成的钢铁盔甲,弩箭即便射到铁鹞子的人马身上,也大部分都是镞断箭折,自行落地,只有极少数弩箭能够歪歪扭扭的嵌在铁鹞子兵的盔甲之上,对铁鹞子兵的伤害力几乎等于零,还接连几波箭雨都是如此。

    顺便说一句,铁鹞子兵身上穿戴的盔甲,是用从中亚高价进口的低硫低磷优质钢铁冷锻而成,不但延伸性和抗疲劳性远胜热锻盔甲,还在同等防御力下能够做到重量最轻,在五十步外,就连神臂弓都射之不透。

    弓弩几乎无用,宋军也就只能指望密集队形能够挡住敌人了,然而还是十分可惜,铁鹞子兵以五人为小队连环锁在一起,五匹战马同时扬蹄冲锋的力量何等巨大,又岂能是人力所能阻拦?所以当铁鹞子兵撞击在了宋军轻步兵的密集队列上后,宋军将士人群中还是马上就响起了无数不甘的吼叫声,不知多少士兵被撞得直接凌空飞起,重重砸到了身后的同伴身上,铁鹞子兵则势如破竹,践踏着倒地宋军将士的身体继续前进,同时凶狠挥舞手中的马刀长矛,拼命收割宋军将士的宝贵生命。

    不止如此,透过望远镜,赵荣还清楚看到,许多宋军将士手里的长矛明明已经全力捅在了铁鹞子兵的身上,却仍然还是无法洞穿铁鹞子的坚固钢甲,不少长矛还因为撞击力过于强大而直接折断。宋军步兵奋力砍在他们身上的铁刀,也无一不是被直接弹开,和弓箭一样能够对铁鹞子兵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不费吹灰之力,宋军轻步兵的第一个五百人方阵就被铁鹞子轻而易举的冲溃突破,阵中将士非死即逃,溃散得到处都是,旁边的另一个方阵也受到波及,铁鹞子军却余势不消,继续将后方的又一个宋军方阵冲溃,怪叫着又冲向第三个宋军步兵方阵,宋军将领拼命吼叫要求扎稳阵脚,妄图利用密集队形把铁鹞子军拉入缠斗,然而依然还是无用,席卷而来的铁鹞子人群,还是如同洪水破堤,再次将这个宋军步兵方阵冲溃,硬生生在宋军阵地上撕开了一个从东北到西南的巨大缺口,将刀锋指向了藏身在阵地后方的宋军弓弩队和攻城预备队。

    “完了!”

    在单筒望远镜里看到这一景象,见西夏军的铁鹞子轻而易举的接连冲溃自军的三个轻步兵方阵,还顺手搅乱了一个,赵荣的脸色顿时一片雪白,知道那些正在面向城墙放箭掩护的宋军弓弩队立即掉头放箭阻拦,也绝无可能再阻拦住铁鹞子军的冲锋脚步,等待宋军攻城将士的,也必然是一场虎入羊群的残酷屠杀。

    赵荣没有指望那些列队在阵地正面的宋军重步兵能够及时出动救援,这些天赵荣已经试着穿过宋军重步兵的步人甲,重达五十八宋斤(每宋斤约合一点二市斤)的步人甲穿在身上,体格偏弱的赵荣就是想保持正常行走速度都无比吃力,当然也就不敢指望这些宋军重步兵能够及时出动,救援已经失去了保护的宋军弓弩队和攻城预备队。

    同时赵荣也不敢指望王恩会出动他手里仅有的千余轻骑兵救急,轻骑兵冲击重骑兵本来就是找死,以少冲多更是白送人头!除非是宋军步兵能够创造奇迹,缠住拦住铁鹞子军,挡住他们的冲锋势头,逼迫他们停下脚步作战,然后宋军的轻步兵才有可能冲上去发挥一点作用,否则现在就算冲了上去,也不过是注定铁鹞子军的铁蹄碾得粉碎。

    奇迹当然没有出现,铁鹞子军以五人为一小队接连冲向宋军弓弩队人群后,虽说宋军将士也有全力放箭阻拦,然而不管多密集的羽箭,都已经无法阻拦铁鹞子军的冲锋势头,铁鹞子军则势如奔流,冲进人群就拼命挥刀捅矛,疯狂砍杀捅杀宋军将士,象砍瓜切菜一般的轻松屠杀乱成一团的宋军将士,宋军的攻城预备队虽然也有顽强抵抗,但装备悬殊实在太大,依然还是无法挡住铁鹞子军的脚步,同样是很快就被铁鹞子军冲得七零八落,溃散得到处都是,也让在远处列队的宋军轻骑兵根本找不到出手机会。

    在单筒望远镜里看到这一情形,赵荣痛苦得不由紧紧攥起了拳头,但是赵荣还是强迫自己睁大了眼睛,努力观察着铁鹞子兵在战场上的一举一动,寻找他们的破绽,口里还默默念叨,“和传说中一样,果然是用铁链锁在一起作战,五人为一小队,即便战死一匹马,余下的四匹马也能拉着死马保持一定速度,还能紧急解开钩索放下死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一个铁鹞子落马,也应该有什么东西把他们固定在马上,所以就算战死也不会落马。”

    “速度不如轻骑兵,甚至还有可能跑不赢我骑的菜马,但是远胜重步兵和轻步兵。武器以近身战的刀矛为主,辅助以斧锤,远程攻击……,咦?”

    默默念叨到这里,赵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赶紧又仔细去看那些铁鹞子兵的武器装备,也很快就发现,铁鹞子兵虽然携带有钢刀长矛和斧头铁锤等近战武器,却没有携带弓弩等远程武器。赵荣的心中也马上生出了一个疑问,“这是铁鹞子兵的习惯?还是只是这次没带弓弩?这一点值得注意,回去一定要仔细打听打听。”

    这个时候,新的喊杀声传来,见铁鹞子已经成功冲乱了宋军的攻城队列,臧底河城的北门突然打开,一队西夏步兵突然冲锋杀出,左右杀向躲在木驴下凿城的宋军将士,结果没有了自军弓弩队的掩护和预备队的救援,正在奋力凿城的宋军自然很快就被杀散,尖头木驴也被西夏守军尽数破坏,臧底河城的北门危机也迅速化解。

    这还不算,掩护着臧底河城守军迅速破坏了北门城外的尖头木驴后,从东北到西南在宋军阵地上撕出了一个大口子的铁鹞子军,又直接南下到了臧底河城的南面,改变冲锋方向从西北到西南来了一个斜线冲锋,直接冲击城墙附近的宋军弓弩手队,刘仲武亲自指挥的宋军弓弩手队同样迅速溃散,全靠结阵而战还移动无比缓慢的宋军重步兵也没敢离开岗位,只能是优先保护刘仲武的旗阵和轻步兵大队,眼睁睁的看着铁鹞子军把自军弓弩队和攻城预备队杀散,掩护守军出城突击,杀溃宋军凿城士卒,捣毁原本能够对城墙造成巨大伤害的尖头木驴。

    铁鹞子军完成了这两次势如雷霆风暴一般的冲锋后,臧底河城上当然是欢声如雷,守军士气大振,宋军方面则是士气彻底跌落到了谷底,军心沮丧到了极点,铁鹞子军却脚步不歇,又沿着宋军战阵的外围来了一个顺时针迂回,耀武扬威的环绕了宋军阵地一圈冲回臧底河城西门城外,然后才大笑着嚎叫着冲锋北上,撤回来路。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经验欠缺的赵荣才发现西夏军在臧底河城的选址问题上也下了大功夫,不仅利用西面的山岭和东面的河流保护住了东西两翼,兼顾到了取水问题,还选择了一个南北开阔的葫芦形位置,北门和南门城外都是开阔地带,极其有利于西夏军队的优势骑兵作战,也为铁鹞子提供了巨大的活动作战空间。

    几乎没有伤到敌人,直接就被铁鹞子军接连冲垮了自己的南北两处攻城阵地,还顺手冲垮了三个多步兵方阵,巨大的屈辱让刘仲武愤怒万分,大怒之下,刘仲武不顾军心士气已经受到巨大影响,果断喝令军队重整队列,再次向着臧底河城的南北两门发起了强攻,意图拿下这座城池,发泄自己的心中怒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