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献策攻城(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做为一名沙场老将,为了能够做到知己知彼,刘仲武当然也有领着骑兵亲临第一线,实地勘察臧底河城的地形和城防情况,寻找西夏守军的布防弱点,研究如何攻城。

    很可惜,亲眼看清楚了臧底河城的具体情况后,刘仲武得出了和儿子刘锜同样的结论,那就是臧底河城的守备森严,城防布置无懈可击,要想破城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人命堆!而且还不敢保证一定能拿人命堆下来。

    这一点也让刘仲武暗暗揪心,心道:“怎么办?城不好打,如果仅凭我的一军之力打,肯定得伤亡惨重,还未必有把握攻得下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王德厚也出兵攻城替我分担压力,如此不但把握更大一些,实在攻不下来的时候,我也可以把责任推卸到王德厚身上。”

    抱着这个心思回到了营地后,刘仲武绞尽脑汁的只是盘算如何把王德厚拖下水,让王德厚也出兵参与攻城还最好是打主力,然而让刘仲武没有想到的时候,就在这个期间,王德厚那边突然派来了一个信使,把一道王德厚的亲笔书信呈递到了刘仲武的面前,结果刘仲武打开只看得几眼,脸马上就拉得比驴还长了。

    “父亲,出什么事了?”最得刘仲武喜爱的儿子刘镀看出不对,忙问道:“王德厚在信上说了什么?”

    “他和高监军的意思一样,也是想和我们各自负责一个战场。”刘仲武阴沉着脸说道:“他在信上说,他的进兵路线正好可以挡住伪夏贼军增援臧底河城的道路,而且我们两支军队没有统一的号令指挥,如果联手攻城的话,只怕会在指挥方面出现混乱,所以他想在臧底河城的北部要害处建立坚固营地,专职负责替我们阻拦伪夏贼军的援军,让我们独自负责攻打臧底河城。”

    “千万不能答应!”不愧是刘仲武最喜爱的儿子,刘镀一听马上就嚷嚷道:“臧底河城这么坚固,仅凭我们一军之力,就算能攻下来也肯定伤亡惨重。到时候伪夏贼军如果没有派来援军,那岂不是成了我们出力,帮他王德厚立功了?”

    “但高监军也是这个意思,怎么办?”刘仲武问道。

    “好办。”刘镀想都不想就说道:“父亲你只要告诉他,就说臧底河城过于坚固,必须要我们和王德厚联手才有把握攻下来,他为了拣功劳和向朝廷交代,就一定会出面逼着王德厚出兵给我们帮忙。”

    盘算了片刻后,刘仲武勉强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么试一试吧,我先给王德厚回一封信,就说兵贵神速,我们应该优先联手拿下臧底河城,然后再考虑伪夏贼军增援的问题。高监军那边,就按你找的借口说话。”

    说干就干,拿定了这个主意后,刘仲武马上就提笔给王德厚回信,要求王德厚务必出兵参与攻城,然而还没等刘仲武把信写完,高俅就已经大模大样的来到了中军大帐,还一见面就直接问道:“刘大帅,听说王将军派人来和你联系了,说了什么?他的军队到了那里了?”

    “副都使的消息好灵通啊,下官才刚收到王将军的书信,你怎么就知道了?”刘仲武强笑着问道。

    “刚才在路上恰好遇见了王将军派来的信使。”高俅解释道。

    暗叫了一声倒霉,刘仲武没有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把书信递给了高俅,然后也不出刘仲武所料,看完了王德厚的亲笔书信后,此前就已经是这个主张的高俅果然一拍大腿,喜道:“想不到王德厚也是这个想法,竟然也想各自负责攻城和打援,刘大帅,现在没问题了吧?王将军主动提出由他负责对付伪夏贼军的援军,我们是不是应该就这么办了?”

    悄悄和宝贝儿子交换了一个眼色,刘仲武硬着头皮说道:“副都使,王将军的想法虽然好,但是不现实啊,下官刚才已经去实地勘察过臧底河城的情况,伪夏贼军下了大本钱,把臧底河城修筑得就象铁桶一般,如果没有王将军的帮忙,仅凭我们的一军之力,恐怕很难有把握独自拿得下臧底河城啊。”

    “臧底河城里伪夏贼军不过三千多人,刘大帅你麾下有四万多军队,也没有把握拿得下来?”高俅诧异问道。

    “监军恕罪,不是守军多少的问题,是城池坚固的问题。”刘镀赔笑着说道:“监军你没有去亲眼看过臧底河城的情况,不知道伪夏贼军把这座城池修筑得有多坚固,光是城墙就有两丈多高,一丈来宽,另外还有近两丈宽、一丈深的护城壕沟,城墙上的守备工事也十分完善,仅凭我们一军之力,确实很难有把握拿得下来啊。”

    高俅最吃亏的就是不懂军事,也没有到现场去查看过臧底河城的实际情况,所以听了刘镀的话后,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是疑惑问道:“真就这么难打?”

    “副都使,真的这么难打。”刘仲武赶紧点头,又说道:“下官的意思是,我们最好还是乘着伪夏贼军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集中优势兵力,和王将军联手发起强攻,先把臧底河城拿下来,然后再考虑对付伪夏贼军增援的问题。”

    刘仲武这话没能忽悠住已经得到过赵荣指点的高俅,听了刘仲武的话后,高俅马上就说道:“但是在我们攻城期间,伪夏贼军的援军突然来了怎么办?如果不让王德厚提前做好迎战准备,伪夏贼军又突然大举来援,我们如何抵挡?”

    “副都使,这个可能虽然有,但肯定很小。”刘仲武微笑说道:“伪夏贼军在附近的兵力部署,我们的细作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除了洪州城里大约有不到一万人的机动军队外,伪夏贼军在周边再也抽调不出半支援军增援臧底河城,臧底河城又距离兴州遥远,等伪夏贼军的主力做出反应,我们早就拿下臧底河城了。”

    高俅有些动摇,可是想起了赵荣的提醒后,高俅还是摇头说道:“小心为上,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伪夏贼军那边已经完成了秋粮收割,牛羊马群也已经储备了足够的草料过冬,随时都可以集结军队出兵南下,我们这次出兵臧底河城又把动作搞得这么大,只怕伪夏贼军那边早就有了充足准备,我们如果不提前做好打援准备,怕是会吃大亏。”

    “副都使放心,绝对不会有那么快。”刘仲武安慰道:“就算伪夏贼军已经有一定准备,等他们确认了我们的进兵方向,再从兴州出兵南下增援,至少半个月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我们也早就和王将军拿下臧底河城了。”

    依然还是吃亏在不懂军事,见刘仲武把话说得这么自信,高俅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动用监军权力迫使刘仲武采纳王德厚的建议,犹豫着说道:“那,你和王将军商量着办吧,看看他那边是什么意思。”

    刘仲武松了口气,也这才赶紧提笔,把写给王德厚的书信写完,要求王德厚抓紧时间赶到战场,与自己联手尽快拿下臧底河城,然后再考虑对付西夏援军的问题。再接着,刘仲武也没敢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赶紧又安排军中工匠赶造虾蟆车、飞梯、投石机和撞城车等攻城武器,准备先填平臧底河城的护城壕沟再发起攻城不提。

    这个时候,宋军没有主帅统一指挥导致令出多门的弊端也暴露无遗,才仅仅只过去了一天多时间,王德厚就再一次派人给刘仲武送来了书信,在信上语气极不客气的驳斥刘仲武的轻敌不备,严重忽视西夏军队的援军问题,指出宋军这次出兵动静过大,西夏军队那边极有可能早就已经做好了应变准备,另外气候和时节也极其有利于西夏军队出动大军南下,所以宋军不但得小心防范洪州的西夏军队南下,还得防着西夏军队的主力大举南下增援臧底河城战场。

    除此之外,王德厚还在信上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