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进言献策(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议定了让赵荣进军法队提着刀子砍自家士兵后,看在童贯的面子上,高俅亲自把赵荣领回了自己寝帐,当面把赵荣交托给了他的亲兵队长兼军法队队长,赵小乙和武松也被安排进了军法队,仍然划归赵荣麾下,成了高俅帐下的临时工。

    不止如此,见天色已然不早,高俅还主动对赵荣说道:“赵将军,其他的事明天再办吧,天色不早了,陪本官吃一顿晚饭。”

    “末将不敢。”赵荣慌忙谦虚,说道:“末将是何等身份,副帅你又是何等身份,末将怎么敢与副帅同席共餐?”

    “不必客气。”高俅坚持道:“你远道而来,又和本官同样出自殿前司,一起吃一顿饭算得了什么,还用什么尊卑高低?”

    知道高俅其实是看在童贯的面子上才让自己陪他吃饭,又十分乐意与前途远大的高俅拉近关系,赵荣假惺惺的又谦虚了两句后,还是行礼接受了高俅的好意,留在了高俅帐中陪他吃饭。然后也和赵荣预料的一样,高俅亲兵忙碌准备酒菜时,高俅果然拐弯抹角的打听起了赵荣和童贯是什么关系,为了什么会亲自给赵荣写介绍信。

    混过事业单位,赵荣当然很清楚这一点关系到高俅对自己的重视程度,所以赵荣不但没有隐瞒自己和童贯的特殊关系,还故意稍微夸大了一些,吹嘘什么童贯和黄裳情同手足,爱屋及乌对自己格外高看一眼,还把自己曾经有幸陪同童贯吃饭的事也告诉给了高俅,又直接明说了童贯把自己放到西北,是为了让自己镀金捞资历,准备着日后更进一步提拔。

    高俅也确实想通过赵荣讨好童贯,听了赵荣的吹嘘后不但连连点头,还直接这么说道:“赵兄弟,这么说来,你不但是童太尉的子侄辈,严格来说,你还应该叫一声童太尉师叔啊。”

    “末将不敢高攀。”赵荣忙答道:“能够被童太尉格外高看一眼,已经是晚辈三生有幸,晚辈如何还敢攀龙附凤,斗胆称童太尉为师叔?”

    “赵将军,做人要学会把握机会,这么粗的大腿,如果有机会抱得更紧一些,就千万不要有半点的容易。”高俅给赵荣传授经验,微笑说道:“如果我是你啊,那我就乘着黄学士和童太尉在一起的时候,直接叫童太尉一声师叔,然后看在黄学士的面子上,童太尉说不定就真的认下了你这个师侄。即便不成,你又有什么损失?”

    “这……。”赵荣仔细一想发现也是,自己如果厚着脸皮真的认下了童贯这个师叔,确实对自己的未来大有益助,所以赵荣赶紧拱手道谢,“多谢殿帅指点,如果真有这个机会,末将一定斗胆试上一试。”

    “这就对了,有机会就要把握,千万不能错过。”高俅鼓励,又毫不隐晦的说道:“就象我一样,当年我到端王府上送箅子刀,当今的官家一脚气毬踢到我的面前,我如果不是壮着胆子把气毬踢回到官家面前,那能有今天?”

    赵荣傻眼,万没想到高俅能够这么坦白,高俅看出赵荣的心思,便又笑道:“不用紧张,这件事情在东京城里很多人都知道,没有什么需要隐晦的,与其让你在背后嘀咕,倒不如直接说出来。”

    “末将万万不敢。”

    赵荣慌忙回答,高俅又笑笑,恰在此时,高俅的亲兵已经把酒菜上齐,高俅便也招呼赵荣入席,赵荣谢了,也这才坐到高俅的面前陪同高俅吃饭,还十分有眼色的抢先为高俅把盏,高俅也不客气,举杯说道:“来,把你的杯子也满上,让我们为刘大帅和王将军这次旗开得胜共饮一杯。”

    赵荣答应,举起酒杯与高俅轻轻一碰,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赵荣一边又替高俅斟酒,一边好奇问道:“副帅,能否多问几句,刘大帅这次在庆州集结军队,是准备攻打那里?从何路进兵?又准备在那里与王将军的友军会合?”

    “怎么?你懂这些用兵作战的具体事务?”高俅不答反问。

    “稍微懂点。”赵荣答道:“末将在开封时,曾经有幸结识西北名将李夔的公子,也就是朝廷现在的监察御史李纲李御史,蒙他不弃,向末将详细传授了行军治兵和排兵布阵的法门,还学习了李夔将军留下的阵图兵法,童太尉之所以把末将放到西北前线效力,也是见末将在这方面初窥门径,想让末将到实地学习历练。”

    “那你早说啊!”高俅一拍大腿,欢喜说道:“太好了,本官现在愁的就是自己不懂兵法阵图,什么事情都只能依靠刘大帅决定,对行军打仗两眼一抹黑,既然你懂这些,那你以后一定要多给我参谋参谋,免得我到了议事的时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是闭上嘴当哑巴。”

    “末将一定全力为副帅效命。”赵荣赶紧回答,又说道:“副帅,那你现在可以把我们这次作战的情况大概对末将说一说了吧?”

    “我已经说了,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高俅摇头,又指了指自己书案上的公文地图,说道:“不过按照规矩,刘大帅收到的军情报告,还有战术决择,都给我誊抄了一份,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看就是了。”

    怕高俅反悔,赵荣答应了一声便赶紧起身,走到了高俅的书案旁边拿起那些军情奏报翻看,高俅也不阻拦,只是一边自斟自饮,一边等待赵荣的反应。

    还是在仔细翻看了高俅收到的军情报告,还有此前刘仲武主持召开的军事会议记要之后,赵荣这才知道,宋军这次军事行动大约投入了七万两千人左右的兵力,其中刘仲武统领的军队是四万二千余人,王德厚统领的兵力大约是三万左右,战术行动的目的则是攻取保安军军城(今支丹县)北面的臧底河城,行军路线则是王德厚从环州出兵东进,途经定边军直接开抵顺宁寨,然后进兵臧底河城,刘仲武军则是从庆州出兵,取道保安军城北上臧底河城。

    除此之外,赵荣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刘仲武要求王德厚在九月初九重阳节这天之前顺宁寨,做好战前准备,刘仲武军则计划在九月初三出兵北上,于九月初十之前抵达保安军城,然后从西北两路分头并进,夹击臧底河城。

    还是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赵荣才展开军用地图查看臧底河城附近的地形情况,结果不看还好,仔细一看之下,赵荣就忍不住开口叫苦,说道:“糟了,这样的进兵路线,王将军那边恐怕不会乐意和刘大帅齐心协力。”

    “什么意思?”高俅回头,疑惑问道:“王德厚那边为什么不会乐意和刘大帅齐心协力。”

    犹豫了一下后,赵荣还是答道:“回禀副帅,刘大帅的算盘打得太精明,只想占便宜,半点亏不吃,王将军只凡但有半点私心,就一定不会愿意真心与刘大帅联手。”

    “刘大帅的算盘那里打得太精明了?”高俅奇怪又问。

    赵荣把地图拿到了高俅的面前,指着王德厚的进兵路线说道:“副帅请看,刘大帅要求王将军从顺宁镇进兵攻打臧底河城,他自己从保安军城直接北上臧底河城,表面上倒是公平,但实际上却暗藏玄机。因为顺宁镇的东面是山林,大军难以逾越,王将军要想进兵臧底河城,就只能从东北面的老狐沟绕到臧底河城的北面,然后再掉头南下,才能看到臧底河城。”

    “如此一来,王将军的压力就太大了。”赵荣又说道:“因为伪夏贼军一旦出兵增援臧底河城,就肯定得从洪州出兵,越过长城岭南下,出现在王将军的背后,到了那个时候,王将军就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状态,既得防范臧底河城里的伪夏贼军出兵偷袭,又得替刘大帅挡住伪夏贼军的援军,一个人得干两个的活。从保安北上的刘大帅则屯兵在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