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未来的北宋第七贼(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真正考验赵荣的时刻来临,一句话就能决定自己前途命运的童贯开口留饭,赵荣拒绝肯定是不给童贯面子,接受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轻松,一句话说错,一个动作做错,甚至一筷子下去夹错了菜,都有可能导致童贯的反感,影响到赵荣在童贯心中的印象,所以与其说是吃饭,倒不如说是一次考验。

    也还好,赵荣考得还不错,战战兢兢的在童贯面前坐下来后,用眼角余光偷看着童贯的神情反应,赵荣先是努力做到了举重若轻,神情如常,没有因为心理压力过大而出现掉筷子、洒汤水等失误动作,进而又努力做到了有问必答,不管童贯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赵荣都是先听清楚了再三思而答,丝毫没有任何的失言失态,也总算是在饭桌上给童贯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

    童贯当然没有赵荣那么多的顾忌,象个武人一样的大口吃着饭菜,童贯先是问了赵荣为什么没找黄裳同来,赵荣回答说自己是不愿意过于劳累师父后,童贯还马上就点破了赵荣的用心,笑道:“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求你师父出面吧?先自己来老夫这里碰碰运气,实在没办法见到老夫了,然后再去求你师父,免得求你师父次数多了,让你那位不喜欢惹麻烦的师父觉得你讨嫌,对不对?”

    觉得说实话比较好,赵荣便也没有狡辩,老实答道:“回禀太尉,晚辈确实是这么想的,师父他老人家和你私交虽好,但是求他的次数多了,他也会觉得为难,所以晚辈这次就没敢劳动他老人家。”

    童贯笑笑,又问道:“进了殿帅府以后,殿帅府有没有给你派什么差事?”

    “回禀太尉,没有。”赵荣依然还是实话实说,道:“殿帅府可能是觉得晚辈年纪太轻,缺少经验,所以就让晚辈回家侯命。晚辈这些天来,也基本上每天都在老师家里读书,向他学习经义文章。”

    言罢,赵荣还主动补充了一句,道:“因为师父的学问太好,晚辈的资质太过愚笨,晚辈还每天都挨戒尺,经常被打得满身青紫。”

    童贯再一次哈哈大笑了,大笑道:“不奇怪,你师父是状元出身,全天下能比他学问更好的能有几个?你为了读书天天挨他的戒尺,半点都不稀奇。”

    赵荣陪着干笑,犹豫了一下后,赵荣又主动说道:“禀太尉,这些天来,晚辈除了向老师学习经义以为,还学了一些兵法韬略,排兵布阵,还有统兵治军的军旅之事。”

    “哦。”宋朝最著名的军事太监童贯果然来了兴趣,问道:“那你是自学,还是向什么人学?”

    “该不该说实话?”

    赵荣在电光火石之间做出盘算,心说李纲虽然不会为人,自负清高到连蔡京的生日都不肯去拜寿,但是他的父亲李夔却是在西北靠军事起家,和童贯同出一脉,即便和童贯没有什么交情,也应该会让童贯觉得有一种亲近感。所以赵荣再不迟疑,马上就答道:“回禀太尉,只有少部分是自学,具体的排兵布阵,兵法韬略,晚辈是向监察御史李纲李御史学的。”

    “监察御史李纲?”童贯微微一楞,然后马上问道:“李纲的父亲,可是原来在西北军中呆过的李夔?”

    “回禀太尉,正是,李御史还把他留下阵图抄了一份送给晚辈。”赵荣如实回答,然后又在肚子里祈祷道:“李大伯啊李大伯,你可千万别和童贯有仇啊。”

    “果然是他。”童贯脸上的温和微笑赵荣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说道:“那你算是学对了方向了,李夔在西北任事多年,熟知兵事,对西夏贼军的具体情况也十分了解,学习他留下的阵图兵法,怎么都比拿着兵书纸上谈兵的强。”

    赵荣悄悄松了口气,忙又说道:“禀太尉,晚辈仔细研读了李御史送给晚辈的兵法阵图后,又结合西北边陲的实际情况,总结出了一点看法心得,就是不知道太尉愿不愿听。”

    “你还总结出了一点看法心得?”童贯一听又笑了,说道:“那说来听听,老夫倒要看看,关于西北军事,你能有什么样的看法心得。”

    “那晚辈就斗胆献丑了,荒谬之处,还请太尉千万不要见笑。”赵荣清了清嗓子,说道:“晚辈认为,西北军事,首要莫过于横山一线,至于原因也很简单,西夏贼军的钱粮人口,过半都是出自于横山一带,横山在,西夏在,横山失,则西夏贼军兵源钱粮大半尽失,然后我大宋进可直捣西夏腹地,一举诛灭西夏跳梁小丑,退可扼守横山居高临下,以逸待劳,耗死实力大减的西夏蛮夷。所以我大宋若是对西夏用兵,只能是先取横山,万万不可贪功冒进,未得横山便大举进兵西夏腹地。”

    童贯沉默,半晌才问道:“那以你之见,我大宋天兵若要取得横山,当如何进兵?”

    “筑垒蚕食,徐徐推进。”赵荣答道:“横山一带山林众多,地形复杂,不利于大军展开,骑兵推进,却有利于步兵作战,正是我大宋军队发挥步兵优势的理想战场。而且我大宋将士擅长守城,以守代攻,又正好可以克制西夏贼军的骑兵优势。所以晚辈认为,我们应该坚定执行自仁宗朝以来就执行的筑垒而进的战术方针,在各处紧要隘口修筑高垒坚城,逐步蚕食横山土地,继而将横山一线的西夏贼军分割包围,逐个消灭,如此横山必为我大宋所得。”

    “但问题是,西夏贼军已经识破了我们的战术用意,也在采取筑垒而守的战术守卫,这一点当如何破解?”童贯不动声色的问道。

    “还是那句话,逐步蚕食。”赵荣答道:“兵多粮多是我们大宋军队的优势,有此优势在手,我们大可以采取集中兵力,逐个蚕食西夏贼军城垒的战术,今天攻一座西夏贼军的营垒,明天打一座西夏贼军修筑的兵城,专门从西夏贼军的兵力薄弱处下手,一口一口的把西夏贼军的营垒吃掉。期间若是兵力充足,我们还可以围点打援,逼迫西夏贼军决战。若是力有不逮,我们完全可以不争一城一地之得失,果断退兵保存实力,待到西夏贼军退却之后,再卷土重来也为时不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