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才疏学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和赵荣、秦桧两个马屁精揣摩的一样,看到朱勔送给蔡京的罕见珊瑚后,童贯的心里确实有一些不是滋味,即便没有动怒,心里也多少有一些不痛快。

    这点也毫不奇怪,主要还是朱勔也曾经受过童贯的大恩,前文说过,朱勔和他的父亲虽然是靠抱着蔡京的大腿上位,但是在他们父子的起步之初,是靠蔡京亲自出面走通了童贯的门路,求得童贯为朱家父子伪造假军籍和假军功,有了仕途的身份,蔡京才有了把朱家父子提携上位的理由和借口。所以严格的说起来,童贯对朱家父子的恩情,其实丝毫不在蔡京之下。

    也正因为如此,看到蔡京做寿,朱勔不但找尽借口不远千里亲自前来拜寿,还双手呈上世间罕见的珊瑚宝树,又回想起自己两个多月前做寿时,朱家父子只是派人来象征性的送了一份礼物,童贯的心里自然难免有些窝火,既恼恨朱家父子的忘恩负义,也多少有些羡慕蔡京的慧眼识人,能够在茫茫人海中发掘出朱家父子这样的人才——知恩图报不忘本,还懂得讨好恩主。

    也还好,毕竟是皇宫大内和朝廷官场上厮混了多年的人,即便心里有些不痛快,童贯还是没有把不满当众发泄出来,回到了蔡府后堂上后,童贯依然还是谈笑如常,对待越级来到后堂落坐的朱勔也是亲亲热热,言行举止与平常一般无二,还很快就强迫自己忘记了这个小小的不愉快。

    就这么又折腾了片刻后,宴席终于开始,按照这个时代的用宴习惯,在后花园里举行的蔡府寿宴同样是有歌舞杂耍为伴,还每饮一盏酒都要上几个菜,各种各样的珍馐美食和山珍海味也自然是数不胜数,其中还有一些奢华菜肴就连童贯都很少见到。

    菜肴奢华到连童贯都很少见到,当然就更别说赵荣那位连开封房子都买不起的穷酸师父黄裳了,当一道看似爆炒豆豉的小菜放到黄裳面前后,第一次来蔡府参加宴会的黄裳难免有些奇怪,还忍不住低声向坐在旁边的童贯问道:“道夫,是不是上错菜了?蔡相公的寿宴,怎么会上炒豆豉这样的粗糙菜肴?”

    “粗糙菜肴?”童贯一听差点没笑出声,低声说道:“演山,那你尝一口吧,尝一口就知道是不是粗糙菜肴了。”

    出于好奇,黄裳还真的夹起了一箸豆豉放在嘴里品尝,结果只是咀嚼得两口,黄裳马上就发现不对了——这豆豉不但没有半点豆味,相反还有一种特别的肉味,还又脆又弹牙,滋味鲜美异常,味道之特别是黄裳生平前所未见。所以黄裳忍不住又夹了一箸,然后一边嚼着一边问道:“这是什么豆豉,滋味为何如此特别?”

    “这叫盐豉,是蔡相公最喜欢吃的一道菜。”童贯微笑着解释道:“滋味之所以这么特别,是因为这一颗颗小小的豆豉,其实是用黄雀的胗(胃)腌制而成,一只黄雀,只能做出一颗盐豉。”

    穷酸师父黄裳彻底傻眼,又看了看盘子里那些豆豉,黄裳还忍不住低声惊叫道:“我的天,这一盘菜,竟然要用好几百只黄雀!老夫为官半世,也算是吃过用过了,但这样的菜,老夫别说是吃过了,此前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这就是蔡相公的手笔。”

    童贯笑笑,心里却不由想起了自己此前在西北边疆统兵作战的日子,那时候自己身为主帅,虽然是没有吃什么太多的苦,但是为了军心士气,自己却是绝对不敢象蔡京这么肆意挥霍,天天吃什么鸡舌羹黄雀胗,一只蟹只取一点黄的蟹黄包,有时候还得装模作样的和将士同甘共苦,和中高级将领吃同样的饭菜。

    再紧接着,之前就已经有些心头不悦的童贯,难免心头更有一些不快,暗道:“看来有机会的时候,是得再敲打敲打蔡元长了,老夫动不动就到边疆去监军统兵,吃风喝沙,他却躲在京城天天山珍海味,过一个生日收的礼还比老夫收的都重,象什么话?”

    心里有些不痛快,童贯难免就多喝了几杯,也很快就感到内急,便向同席的官员道了一声罪,匆匆赶往蔡府比寻常人家内室更加干净整洁的茅房,在几名美貌侍女的温柔侍侯下解决生理问题。

    净了手后,童贯本想直接返回后花园继续用宴,那曾想才刚出得茅房,一个年轻男子就迎了上来行礼,童贯仔细一看,见来人是蔡京最喜爱的第四子蔡绦,便微笑问道:“贤侄,你也来方便?”

    “是。”蔡绦含笑点头,又问道:“叔父,酒多不多,要不要小侄叫人给你准备一盏醒酒汤了?”

    “在茅房门前,你问老夫喝不喝汤?”童贯听得有气,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你快去吧,老夫回去了。”

    蔡绦答应,向前走得一步时,蔡绦却又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忙向童贯问道:“叔父,小侄多问一句,殿帅府的宣节副尉赵荣这个人,不知道叔父你可知道?”

    “赵荣?”之前赵荣在拜见童贯时,确实给童贯留下了一个相当深刻的印象,所以童贯只是微微一楞,就马上想起了自己好友的弟子,也立即点头说道:“知道,怎么了?有什么事?”

    “叔父,恕小侄直言,关于这个赵荣赵将军,你恐怕得适当管教一下。”蔡绦恭敬答道。

    “他怎么了?”童贯疑惑问道。

    “回禀叔父,他今天也来了,在前院和那些七品以下的官员坐在一起。”蔡绦说道:“不止如此,他还在前院大肆吹嘘,说什么他是叔父你看好的人,不日就将得到叔父你的重用,还说什么他到叔父你的家里,比回他自己的家还要方便自在,把那些八九品的官员唬得一楞一楞的,个个都以为叔父你和他有什么特别关系。”

    “有这事?”童贯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些怒色。

    “小侄不敢欺瞒叔父,确有此事。”蔡绦赶紧拱手,又说道:“叔父若是不信,他现在就还在前院,叔父你去一看便知。”

    和蔡绦估计的一样,听到这话,童贯脸上的不悦神情果然更加明显,点了点头就说道:“知道了,贤侄你快去方便吧,老夫回去了。”

    言罢,童贯还忍不住在心里怒道:“狗肉上不了席面!臭小子,老夫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才对你高看一眼,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不好生感谢老夫就算了,竟然还敢顶着老夫的虎皮做大旗!你这辈子,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童贯在心中咆哮的时候,蔡绦也已经满面微笑的走进了茅房,心中说道:“小王八蛋,竟然敢帮着我那个马屁精大哥当众羞辱我,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以童老太监的小心眼,听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