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蔡府拜寿(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才说这些话,嘴上也只能是感谢道:“多谢蔡学士,学士提携大恩,末将没齿难忘。”

    “人太多,我就不单独招呼你了。”蔡攸又拍了拍赵荣的肩膀,满脸亲热的说道:“一会开席以后,我们再单独喝上一……。”

    “兄长!兄长!”

    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传来,人群涌动间,一个与蔡攸容貌颇有几分相似的青年男子突然快步来到现场,满脸不悦的说道:“父亲叫你在二堂招待客人,你怎么跑前院来了?你也不看看这里坐的都是什么人,用得着你这么费心么?我在二堂都快替你当了大半个家了!”

    喧哗的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安静,蔡攸也被弄得十分尴尬,可又当着众多在职官员的面不敢发作,只能是低声下气的说道:“四弟勿怪,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位朋友,和他说几句话,马上就回去,马上就回去。”

    “朋友?”蔡攸的四弟看向站在蔡攸面前的赵荣,满脸傲气的哼道:“他就是你的朋友?当什么官啊,也配和你结交?兄长你注意点身份行不行,别忘了你是什么人。”

    蔡攸的脸上闪过不悦,赵荣也是心中窝火,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位蔡公子,那你又是什么身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的兄长如此言语无礼?这是蔡相公府上的家教吗?”

    “你!”蔡攸的四弟大怒,还马就指住了赵荣,气势汹汹的喝问道:“小子,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是为了前程来的开封,这一刻说赵荣没有点心虚那是假的,但是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的蔡京长子蔡攸后,赵荣还是横下了心,答道:“东京殿帅府宣节副尉,赵荣!”

    “宣节副尉?”蔡攸的四弟鼻子差点没气歪了,怒道:“小小一个正八品,也敢来我家放肆?”

    “四弟。”蔡攸开口了,说道:“赵将军那里放肆了?他难道说得不对,你刚才那些话,象是我们蔡家的家教吗?如果你不怕在众位朝廷大员面前丢丑的话,要不要我现在就去父亲面前和你理论?”

    考虑到蔡京目前正在和一帮朝廷顶级大员说话,蔡攸的四弟只能是闭上嘴巴,蔡攸则又说道:“还有,顺便告诉你一句,这位赵将军,还是童太尉看好的人,你如果愿意的话,正好童太尉现在也在我们家里,我们兄弟俩也把他请出来,请他理论理论?”

    蔡攸的四弟身体微微一颤,下意识想起了蔡京之前反对宋徽宗给童贯册封开府仪同三司,被童贯整得一度下台的往事,所以蔡攸的四弟更加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扔下了一句狠话转身就走,“小子,我记住你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走着瞧!”

    蔡攸的四弟走后,蔡攸轻轻哼了一声,然后附到赵荣的耳边低声说道:“不用怕,真有什么事,我自然会替你说话。”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赵荣心中苦笑回答。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后,又客套了一番,蔡攸很快就回到了二堂招待其他客人,然后自不消说,蔡攸前脚刚走,赵荣马上就被无数的低级官员包围,行礼的行礼,问安的问安,攀交情套近乎,争先恐后的打听赵荣来历,硬生生的把赵荣给捧成了前院客人中的核心焦点,也把赵荣弄得是应接不暇,忙都忙不过来。

    还好,赵荣正应酬得嘴巴快要说干的时候,门前又传来一阵骚动,及时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原来是宋徽宗赵佶派遣贴身太监梁师成携带他亲笔所写的一个寿字,前来蔡府给蔡京祝寿,蔡京等朝廷大员闻讯不敢怠慢,只能是赶紧来到前院跪谢宋徽宗的恩赏。

    这还不算,除了赐字之外,宋徽宗还让梁师成给蔡京的长子蔡攸也带来了一道圣旨,蔡攸出面跪迎圣旨后,梁师成又大声朗读圣旨,当众把蔡攸封为了宣和殿大学士,又变相给蔡京送了一份贺礼。

    还是不消多说,蔡攸欣喜若狂的磕头谢恩之后,他的四弟蔡绦当然是躲在蔡京背后气得胸膛爆炸,也羡慕得几近发狂,无数的文武官员则如同潮水一般的马上把蔡家父子包围,争先恐后的向蔡家父子行礼道贺,甚至就连赵荣的师父黄裳也在其中,场面热闹得几近沸腾。

    这个时候,之前还包围着赵荣阿谀谄媚的低级文武官员当然大部分都冲向了蔡家父子所在的位置,赵荣的身边也顿时冷清了许多,好在赵荣并不介意,只是在心里庆幸道:“好,刚才又站对了位置,蔡攸既然升了官,以后他的四弟想报复我,当然也就更难了。”

    “赵将军,蔡学士晋升大学士,你身为朋友,怎么也不过去给他道一声喜?”

    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赵荣的耳中,赵荣也不回头,只是随口回答道:“那么多人,怎么道喜?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吧。”

    “赵将军所言极是,今天的人真的实在太多了。”温和的声音附和,又无比亲切的说道:“对了,还没来得及打听赵将军的籍贯,敢问将军仙乡何处?”

    赵荣终于回头,也这才看清来到自己身边说话的人,正是之前那个在前院到处笑得就象一个弥勒佛一样的白衣男子,然后赵荣才说道:“仙乡不敢当,镇江府润州人?”

    “镇江府润州人?”那弥勒佛眼睛一亮,满脸惊喜的说道:“这么巧?在下虽然生于黄州,但在下的祖籍是在江宁,与将军你的家乡距离不远,我们可以算是半个老乡啊!”

    “镇江到南京还算不远?还算半个老乡?”

    赵荣也算是服了面前这个弥勒佛了,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弥勒佛既然笑得这么亲切,又一上来就套近乎,在事业单位混过的赵荣还是拱手笑道:“兄台所言极是,确实不远,对了,还没请问兄台的高姓大名,官居何职。”

    “高姓大名不敢当。”半个老乡拱手还礼,笑呵呵的说道:“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桧字,今年才刚考上进士,暂任正九品太学学正一职。”

    “咦?赵将军,你在找什么?是不是什么东西失落了?什么东西,我帮你一起找。”

    “我在找刀砍死你!”赵荣在心中怒吼,还下意识的抓住了旁边的茶碗,掂着分量盘算能否一茶碗砸死面前这半个老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