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宣节副尉(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怎么可能?你真是童太尉?”

    听到赵荣的惊叫,童贯被弄得一楞,脸上虽然没有流露出来,心中却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快,旁边的黄裳却被赵荣的这一声惊叫吓了一跳,忙开口喝道:“赵荣,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大呼小叫?”

    “太尉恕罪,师父恕罪。”赵荣慌忙拱手谢罪,说道:“弟子失态,罪该万死,不过这也不能怪弟子一惊一乍,主要是童太尉与我昨天晚上梦到的人长得太象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所以弟子才惊叫出声。”

    “胡说八道!”黄裳呵斥道:“你在梦里,怎么可能梦到和童太尉生得一模一样的人?”

    “真的。”赵荣喊冤,说道:“弟子敢对天发誓,我昨天晚上真的梦见了一位与童太尉生得一模一样的人,还梦到他率领千军万马打进了幽州城,收回了我们大宋的燕云十六州。”

    轮到黄裳楞住了,童贯却来了兴趣,微笑着问道:“有这事?你真的梦到了一位与我相貌完全一样的人,带着军队打进了幽州城。”

    “草民不敢欺瞒太尉,千真万确真有此事。”赵荣赶紧赌咒发誓,又说道:“草民在梦里看得很清楚,那位与太尉你生得完全一样的人,身穿金衣金甲,带着无数的虎狼雄师,就象潮水一样的冲进了被契丹蛮夷霸占了近百年的幽州城,那位与太尉你生得一模一样的人,还亲手把我们大宋的旗帜插到了幽州城,宣布说我大宋百年国耻,今日可雪!”

    “哈哈哈哈哈哈哈!”童贯捋须大笑了,笑得还无比的开心,然后又笑容满面的转向黄裳,说道:“演山,这话是你教的吧?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也只有你最清楚了。”

    “没有。”黄裳赶紧摇头,说道:“道夫,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但没有教过他说这种话,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道夫你的生平最大愿望。”

    “太尉,草民也可以对天发誓,这些话真不是师父教我说的,如有虚言,草民愿受天谴。”赵荣赶紧伏地拜倒,先发誓说这些话不是黄裳自己说的,然后才又说道:“草民真的是在昨天晚上梦见了这件事,在梦里看到了太尉你率军杀进了幽州城,收回了燕云十六州。”

    童贯再度大笑了,先是在心里说了一句如果真有此事,那倒绝对是个好兆头,然后才向赵荣摆手说道:“起来吧,不必多礼了。”

    赵荣恭敬道谢,又谢过了自己的失仪之罪,然后才站起身来,童贯也这才上下打量赵荣,结果也还算好,托了便宜老爸遗传基因的福,赵荣长得也还算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俊秀少年,给童贯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印象。然后童贯又微笑说道:“你叫赵荣?今年多大了?”

    “回禀太尉,草民是叫赵荣,今年一十九岁。”赵荣声音清朗的回答道。

    “不错。”童贯笑笑,说道:“老夫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你的名字了,刚才在散朝回家的路上,就已经有人在老夫面前提起过你,对你还颇多褒奖。”

    听到这话,不知道内情的赵荣当然无比奇怪,旁边的黄裳更是好奇,忍不住问道:“道夫,今天在散朝路上,已经有人对你提起过我这劣徒?是谁?我今天没有和你一同回家啊?”

    “是蔡相公的大公子,蔡攸。”

    童贯微笑回答,也这才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对黄裳大概说了,黄裳听了自然更是大奇,忙向赵荣问道:“荣儿,你何时结识的蔡攸蔡学士?我怎么半点都不知道。”

    “师父恕罪,徒儿是昨天晚上认识的蔡学士。”赵荣也这才确定自己昨天晚上遇到的人确实是蔡京的儿子,忙先把昨天晚上遇到的事对黄裳大概说了,然后又解释道:“徒儿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所以就没向师父你禀报,但徒儿万万没有想到,蔡学士会主动向童太尉提起这事。”

    “原来如此。”黄裳恍然大悟,然后又微笑骂道:“小兔崽子,运气倒好,居然能在瓦舍里遇见蔡相公的大公子,还能获得他的赏识,让他生出举荐你荫补为官的念头,这福分简直没人能比了。”

    “赵荣,老夫问你。”童贯又看着赵荣问道:“既然蔡学士好意举荐你荫补为官,你为何还要开口拒绝,不肯接受他的好意?”

    “回禀太尉。”赵荣想都不想就答道:“草民是太尉你让师父写信召唤来开封的,既然草民是来开封拜见你,又岂能因为别人的好意提携,到其他人的麾下任事?那岂不是见异思迁,有奶就是娘?所以别说只是一个荫补官职了,蔡学士就算答应让草民出任地方大员,草民也万万不敢接受他的好意。”

    童贯笑了,笑得还十分欣慰,然后童贯还转向黄裳说道:“不愧是演山兄调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是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如果换成了是其他人,肯定今天已经跟着蔡学士跑到了蔡相公的府上,去给蔡相公磕头了。”

    “道夫夸奖。”黄裳颇为欣慰的说道:“这小兔崽子总算没给老夫丢脸,他昨天晚上如果接受了蔡学士的招揽,老夫这辈子恐怕都没脸见你童道夫了。”

    “是你眼光好啊。”童贯笑笑,说道:“老夫麾下那些人,那怕有三成人能够象他这样,老夫也就心满意足了。”

    “道夫夸奖。”黄裳赶紧谦虚,然后又向赵荣喝道:“荣儿,听到没有?童太尉在夸奖你,还不快行礼道谢?”

    赵荣答应,赶紧又向童贯行礼道谢,童贯挥挥手,说道:“免了,只要你以后能够继续这样,再接再厉,就已经是对老夫的最大感谢了。”

    赵荣忙赌咒发誓的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忘了自己是童贯的帮凶走狗,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呈上礼盒,说道:“太尉,草民初见太尉,无以为敬,只带来了一副李成的画作真迹,请太尉笑纳。”

    “李成的真迹?”童贯一听又笑了,向黄裳问道:“演山,是你的主意吧?知道我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叫你的弟子投我所好。”

    黄裳尴尬笑笑,算是默认,童贯则又笑道:“也罢,既然这是你们师徒的一番好意,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