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又遇贵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到襄邑报官是赵荣在来到了这个时代后,第一次与这个时代的官府打交道,这个时代官府的腐朽与黑暗也让赵荣大开了一把眼界。

    做为受害者,当赵荣一行人来到襄邑县衙报告匪情时,襄邑县衙不但没有象赵荣希望的一样,马上派人赶到现场抓捕极有可能还没逃远的张家兄弟,相反还把赵荣等人当成了犯人一般的审问,然后再当得知武松在冲突中砍伤了一个强盗后,襄邑县衙还决定把武松暂且关押下狱,说是什么要调查武松是否误伤他人,同时还要赵荣留在襄邑城内等候,以便随时接受襄邑县衙的询问。

    也还好,赵荣随身一直带着黄裳写给自己的亲笔书信,见情况不对,赵荣只能是赶紧拿出书信,证明自己是受已经官封端明殿学士的黄裳召唤,准备前往开封拜见目前权倾朝野的大宦官童贯,不能长期留在襄邑。结果襄邑县衙也马上变了态度,先是襄邑县令亲自出面接见赵荣,然后马上派人赶往事发地点追捕张家兄弟,最后又恭恭敬敬的把赵荣一行人送出县衙,满面微笑的与赵荣拱手道别。

    对此,赵荣当然是感叹万分,也终于明白了武松在《水浒传》里为什么不肯报官为兄长讨回公道,为什么要选择自己动手为武大郎报仇,然后赵荣也更加坚定了借着这个机会进入官场的决心——这样的世道,没有一点官职在身,再有钱也等于是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羊。

    抱着这样的决心,继续沿着汴河水道一路北上,又过了两天时间,六月十八的这天下午,赵荣的座船终于来到了北宋四京之一的东京城外,遥遥看到了这个时代全世界最庞大也最为富庶繁华的城市开封城——城内人口多达一百五十余万,人口密度更是直追二十一世纪的帝都京城!

    很不巧,虽说赵荣一行人走的汴河水路可以从水门直接进城,但因为恰好有一批漕粮运递开封的缘故,水路进城的东水门一带密密麻麻全是船只,挤满了漕船和粮船,东水门内侧的富国仓和广盈仓附近更是船只如蚁,河面上拥挤得针插不进,赵荣的座船别说是走水路进城了,就是想靠近东水门都是难如登天。

    按理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况,赵荣等人完全可以再在船上住上一夜,等第二天再走水路进城,但因为已经在船上住了半个多月,受够了波浪颠簸,又急着想进城去亲眼一睹开封城内的繁华景象,赵荣和武松等人稍做商量,便决定就在城外弃船上岸,走东水门旁边的旱门大通门入城,让自己们在润州雇来的船只自行决定何时返回润州。

    做出了这个决定后,赵荣先是用随身携带的鹅毛笔给便宜老爸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书信,让便宜老爸爸知道自己已经顺利抵达了开封,又把信交给自己们在润州雇来的船家,托船家把书信带回润州交给自己的便宜老爸,然后就弃船上岸,从陆路上进到了开封城内。而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当天的申时左右。

    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见过比开封更大的城市,但赵荣还是严重低估了开封城的占地面积之巨大,进得城内一打听,赵荣才知道黄裳目前租住在显宁寺附近的住所,是位于开封外城的西北角,从大通门附近到那里即便是雇车而行,也肯定得到了天色全黑才能抵达。

    问明白了这点,赵荣稍稍有些犯难,心说如果天色全黑了才到我老师家里,万一他已经睡下了怎么办?还有,老师在信里说得很明白,说他目前住的地方是租来的,如果他租的房子太小,住不下我们怎么办?所以赵荣很快拿定主意,暗道:“干脆这样,先在城里找一家客栈休息一夜,等明天再去见黄裳,这样就算碰到他不在家,或者是他家住不下我们,时间充裕也好安排。”

    赵荣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武松和赵小乙后,武松和赵小乙也一起点头称是,然后武松还又提议道:“郎君,小人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早就听说开封城里就数州桥一带最是热闹,各种吃食杂耍彻夜到亮,从不停歇,要不我们就到州桥一带去找个住处,顺便见识一下开封夜景?”

    历来最爱热闹的赵小乙一听叫好,赶紧极力怂恿赵荣去州桥一带寻找住处,赵荣也早就听说开封城是世界上最早的不夜城,也有心想欣赏一下开封城里彻夜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象,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当下赵荣等人赶紧雇了一辆驴车,乘车直往开封城里最热闹也最繁华的州桥一带而来。

    州桥一带的热闹繁华还远在赵荣的想象之上,天色才刚微黑,道路两旁就已经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彩色灯笼,甚至还有以蜡烛为光源的原始灯箱广告,各种商家的招牌幡旗更是密密麻麻,连绵数里,酒楼、茶肆、勾栏瓦舍和各种店铺鳞次栉比,让见过大世面的赵荣都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繁华景象十倍于赵荣之前已经见识过的南京应天府。

    进入到了这样的环境中,腹中又有些饥饿,赵荣一行人当然不肯浪费时间,先在附近的果子街找了一个客栈定下房间,安顿好了随身行李,然后赵荣等人当然是赶紧上街,一边游览街景,一边寻找吃食——当然,在这个期间,已经汲取了教训的赵小乙自然少不得把那个包裹背在胸前小心看护。

    原本赵荣等人还想找一家酒楼坐下来好生喝酒吃饭,无奈州桥一带的各色小吃实在是太多了,什么旋煎羊、白肠、抹脏、红丝、批切羊头、姜辣萝卜、夏月豆腐、鸡皮麻饮、细料馄饨、旋炙猪皮肉和野鸭肉等等等等,林林总总有上百种,不但看上去卖相极佳,闻起来更是香味扑鼻,再加上第二天又要去拜见黄裳,所以赵荣很快就拿定主意,干脆放弃了去酒楼喝酒的打算,选择了就在州桥的小吃街上吃饭,每样没有见过的小吃都稍微吃点,也很快就全部撑得肚儿圆圆。

    饱暖思**,填饱了肚皮后,意犹未尽的赵小乙又在街道上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开封城里很有名气的女子相扑选手赛关索和女急快,要在附近的一处瓦舍中举行比赛,便极力怂恿赵荣去一开眼界,赵荣也早就听说过宋朝时开封城里有极为香艳的女子相扑,想亲眼看一看这个时代的女子究竟如何比赛摔交,便也点头同意,又让赵小乙问明了道路,很快就找到了那家瓦舍,花了些钱进去欣赏。

    天下的好色男子多的是,比赛还没开始,瓦舍里的擂台旁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来看比赛的开封百姓,人挤人、人推人,拥挤得水泄不通,再加上又正处盛夏,拥挤在人群中的赵荣很快就热得浑身冒汗,不得不四处张望,寻找稍微凉快一点的地方。

    瓦舍里人实在太多,凉快的地方没有找到,相反的,旁边两个中年男子的动作却提醒了赵荣——可能也是因为太热的缘故吧,那两个做文人打扮的男子各自拿出了一把折扇,展开了在人群中摇摆扇风。结果看到这点,赵荣便猛的想起自己也带有一把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