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有个好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打时间差(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来看张横和张顺兄弟这边,表面上看做哥哥的张横五大三粗,做弟弟的张顺斯文白净,但实际上张横的性格却比张顺精细得多,所以才刚把船驶离赵荣等人的座船视野,张横马上就向张顺埋怨道:“二郎,你怎么这么嘴快,居然把我们的真名报了出来?”

    “怕什么?”张顺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们哥俩此前一直是在广济渠上讨生活,很少来这汴河做买卖,还怕那几只肥羊认出我们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留下活口。”张横摇头,说道:“那条船上,除了那三只肥羊以外,另外还有两个船家,我们又只有两个人,晚上动手的时候如果一个疏忽,让他们给跑了一个两个,跑到官府里报官说出了我们的真名,我们只怕会有麻烦。”

    “那争取不留活口不就行了?”张顺依然还是大大咧咧,说道:“到了晚上,我们泅水过去,先把船拉翻,然后在水底下动手,把那五个腌臜货全宰了,不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在水底下动手,天下有谁能是我们兄弟的对手?”

    “也只好如此了。”张横颇有些无奈的点头,又说道:“那三只肥羊里面,两个年纪小的应该好对付,但是那个年纪大好象会些拳脚,要小心他,动手的时候也要先干掉他,然后再腾出手来对付其他人。”

    “行。”张顺一口答应,又问道:“几时动手?”

    “半夜。”张横想不想就说道:“让他们睡半宿觉,睡这辈子的最后半宿觉,然后再送他们归天。”

    张顺答应,当下兄弟俩先把船摇进了河边的芦苇深处隐藏,又十分小心没有生火造饭避免暴露行踪,选择了用随身带来的干粮充饥,又在船上稍微睡了一会恢复体力,然后估摸着快到半夜的时候,张横兄弟才又把船摇出芦苇荡,也不点灯火,全凭夜空上的微弱月光照明,小心摇着橹摸往运河下游,一路赶来赵荣等人座船的停泊地行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张横和张顺兄弟顺利回到了之前他们与赵荣说话的地点,也借着月光远远看到,赵荣乘坐的那条船点着一盏孤灯,依然还是停泊在原地,张家兄弟见了大喜,先是把他们的船小心摇到岸边放下定石,然后各拿一把快刀缓缓下水,在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情况下,泅水游到了赵荣的座船附近。

    按照原定计划,精通水性的张家兄弟一起摸到了赵荣座船的面河一侧,先将刀咬在口中,然后四只胳膊一起扳住了赵荣座船的船舷,互相点了点头后,忽然一起用力,把船舷向水里一压,正在随着波浪缓慢起伏的赵荣座船也猛然倾翻,船底朝天的倒进了河里。

    “不对!”

    虽说顺利掀船得手,但是完成了这一动作后,长年在水上讨口吃饭的张横和张顺兄弟却马上发现情况不对——首先是赵荣座船的重量远比他们意料的轻,其次是船只倾翻后,船上并没有响起船上乘客的惊叫,很明显是一条空船。

    “有强盗!快跑啊!”

    这个时候,旁边河岸之上,突然响起了好几个人的惊叫声音,再接着,岸上的黑暗处还出现了好几条黑影,快步冲向了不远处的树林,张横和张顺兄弟见了也不迟疑,双双一个猛子就扎到岸边,然后一起冲上河岸,各提一把快刀冲向那几个黑影,铁了心要把他们昨天在应天府城里盯上的包裹抢到手里。

    “站住!不要跑!”

    不仅水下功夫世间罕遇敌手,张家兄弟的陆上功夫也十分了得,三步做两步就咬住了那几个黑影,没有让他们逃得太远,然而十分可惜的是,因为那几个黑影反应太快的缘故,张家兄弟还是没能抢在他们逃进树林之前追上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抢先一步逃进了地形复杂的树林,大呼小叫着逃进杂草丛生的树林深处。

    “怎么办?追还是不追?”

    在追进树林前,性格精细的张横稍稍有些犹豫,贪财心切的张顺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头冲了进去,张横见了无奈,也只好跟了进去,好在那几个黑影并没有逃得太远,隐约还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分头跑!小心包裹,千万别丢了!”

    这个时候,远处还传来了一个喊叫声,再紧接着,那几个黑影突然分成了两半,各自逃向西面和北面两个方向,同时因为天色太黑和树林里光线太暗的缘故,张横和张顺兄还无法看清那几个黑影究竟是几人一组,更没办法看清楚他们究竟谁背着那个藏有红货的包裹,仅仅只是听到他们喊叫着左右散去。

    “哥,你往这边追,我追这边!”

    见此情景,张顺也不犹豫,马上用刀一指北面,喝令自己的兄长向北去追,自己则提刀追向西面。时间仓促,张横也来不及多做考虑,马上就一边独自追向北面,一边吩咐道:“小心,不要逞强!”

    “知道!”

    张顺嘴上答应,脚下却毫不停歇,快步只是冲向逃往西面的黑影,口里还大声吼叫,“站住,直娘贼,给老爷我站住!”

    很可惜,向西的黑影根本不理张顺的呼喊,脚步不停的只是拼命往树林深处钻,还逐渐把分头追赶的张家兄弟给拉开了距离,张顺心中焦躁,嘴里更是破口大骂,“含鸟猢狲!再不站住,老爷我一刀剁了你!”

    呼的一声,张顺正骂得起劲的时候,一棵树的背后,突然拦腰劈来了一把不属于官府管制范围内的朴刀,不但势大力沉,还速度奇快,张顺大惊赶紧闪躲,虽然躲开了小腹被朴刀劈中的厄运,小腹右侧却被锋利的朴刀劈中,划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鲜血也顿时喷涌而出。

    再紧接着,树木后又跳出了一个高大壮汉,挥舞朴刀只是往张顺身上乱劈,可怜张顺虽有一身武艺,却吃亏在中了偷袭受了不轻的伤,根本无力还击,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