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不是得道高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江湖(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反正闲着也没事,何况有一句话叫做:

    心里想到的食物,有空一定要去吃它。

    徐清现在就很有空。

    他穿了一身青衫道服出门,此时隔壁温玉春出来,他老实见礼道:“先生,你出门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吗?”

    宦娘帮徐清处理杂务,温玉春感觉自己能帮先生做的事不多了,有种被冷落的感觉。

    现在看先生一个人出门,正是他的机会。

    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

    他虽然不是先生承认的弟子,心里已经将先生当做最亲近的师长。

    徐清心想:“我去跟辛老伯交流感情,你去那里不是碍事吗?”

    他随口道:“不用了,玉春,这几日你无事便去葛府瞧瞧,一定要瞧仔细,后面我有事要询问你。”

    正好让温玉春去看看那字帖到底如何帮葛员外渡劫。

    温玉春得了徐清吩咐,喜不自禁道:“我这就去。”

    先生还是看重他的。

    徐清收了温玉春这份喜意所化的法力,感觉竟比从前的滋味要好一些。看来温玉春近来还是有些长进,精气更纯了。

    他其实不知。

    温玉春是被他吸取情绪最多的人,而且次数频繁。修行者少思少念,自然修行更容易。因为他的缘故,让温玉春俗虑更少,且温玉春从百鸟朝凤领悟了更多修行之妙,自然有所精进。

    徐清目送小温远去,颇有种吾家鸡仔快长成的感觉。

    徐清慢悠悠出城。

    到了城外,人烟减少许多,木鱼自告奋勇道:“老爷,你还是骑着我去山神庙吧,路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作为坐骑,它自当勤勤恳恳。

    何况这正也是它表忠心的机会。

    徐清摆手道:“不必了。咱们就到处走走,看看沿途的风景。毕竟乘风而行,所见景致都太过匆匆。”

    木鱼恍然大悟道:“老爷是要游戏红尘,怪我没领悟到这一层,多嘴多舌了。不过老爷不想走了,一定要记得使唤小的。”

    它是老妖了,一看老爷的路线,就知老爷要去山神庙。

    那辛家老狐肯定对老爷没啥吸引力,不过老狐的女儿九儿,青春活泼,容颜俏丽,估计才是老爷去山神庙的目的。

    别看宦娘姑娘美若天仙,但是仙人的口味能和凡人一样吗?

    老爷是非常之仙。

    它年轻时也相信厉害的修行者清心寡欲,其实也是这样,不过也不会断情绝欲,总有些个人爱好。

    清凉寺的灵门大师,修行可够高了,平日说着四大皆空,还不是跟山下的一位姑娘偷偷生了个儿子。

    仙人仙人,总还有半边是人。

    老木鱼看得通透,不过却一个字不打算跟别人说,祸从口出啊。这是年纪大了,才知晓的道理。

    要是年轻的时候它就知道,还会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妖的修行,总是说不完的血泪。

    它说这几句话,其实无关紧要,但可以在老爷面前露露脸,表表忠心。

    木鱼随后不再说话,免得搅扰老爷的兴致。

    徐清一路慢悠悠走进山里,在晌午前到了山神庙。

    庙里冷冷清清,徐清走进去喊了好几次,都没狐出来。

    徐清颇是惆怅,难不成老狐连夜搬家了。

    过了一会,一名容貌俏丽的少女拿着一枝酸果,哼着歌走进山神庙,她看见徐清,惊喜道:“徐仙长?”

    少女正是小狐九儿。

    她随即失望道:“你今天怎么没带琴来。”

    九儿绕着徐清走了一圈,期盼道:“琴不会在袖子里吧?”

    她听说道门有一种法术叫袖里乾坤,能装好多东西。

    徐清笑道:“别看了,我没带琴。你爹呢?”

    九儿道:“带着胡三出门治伤去了,可能晚上才回来吧。”

    徐清颇是遗憾,又道:“家里就你一个?”

    九儿道:“我们家也不在这里,只是偶尔住住。不过现在庙里就我和你。徐仙长,你没带琴,要不唱歌吧,我请你吃酸果。”

    徐清更是失望了,他轻咳道:“嗓子不舒服,对了,多谢你昨天的酒菜。”

    九儿自是失落,随即回道:“酒是十四娘酿制的,菜也是她做的,我就负责端盘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