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血红双瞳!(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只喝你爸煲的汤。我等他下班回来给我煲汤。」

    “初一,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回来的时候买点儿菜.......”李琳突然间转身看向林初一,伸手抚摸着她清瘦的脸蛋,说道:“你看看你这孩子,最近又瘦了很多,身上都没有几两肉了。都说了让你注意身体,工作是做不完的。让你爸买只鸽子回来煲汤,得好好给你补补,女孩子太瘦了不好......”

    “妈......”林初一眼眶湿润,一头扑进了李琳怀里。

    父母恩爱多年,在爸爸活着的时候,把妈妈当作小公主一样的照顾着。无论工作多么繁忙,都尽量抽出时间回来给妈妈做饭。不酗酒,少应酬,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家里摆弄一下瓶瓶罐罐或者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在林秋和林初一还小的时候,爸爸每年都要带他们在国内外游玩几趟。品鉴世界风土人情,品尝各国的特色小吃,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去看一场文物或者艺术展......

    一个人的教养,体现在你看过什么书走过多少路这些琐碎的事情上面。在外界对她交口称赞,为她送上「碧海女神」的称号时,她的心里对父亲格外的感激。

    只有她心里清楚,父母为了培养他们姐弟俩付出了多少的时间和心血。

    当然,还有金钱。毕竟,没钱寸步难行。

    遗憾的是,弟弟没有培养出来。

    爸爸已经离开十个多月了,可是直到现在母亲仍然没办法接受这一事实。每天浑浑噩噩的坐在那里,等待着丈夫下班回来,回来为她切一盘时令水果或者煲一锅自己最喜欢喝的鱼汤......

    有时候坐着坐着,突然间就跳了起来,说「你爸回来了,我听到你爸的走路声音」、「外面有车来了,是不是你爸下班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吧!

    这是母亲内心深处最诚挚的期待!

    “哭什么啊?”李琳紧紧的抱着林初一,眼眶却已经蓄满泪水,说道:“初一,不哭。好孩子,不要哭......”

    “妈,爸爸走了,爸爸不会回来了......妈,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注意身体。我和弟弟......我和弟弟不能没有你。”林初一哭得泣不成声。

    这个坚韧而独立的女孩子,在面对父亲死后留下的一地鸡毛时没有哭,在无数人嚷嚷着毁约退货的时候没有哭,在那些大客户提出一些无礼的要求时没有哭,在公司里遭遇那些老家伙们的逼宫掣肘时没有哭......

    可是,在这一刻,却再也忍不住了。

    “不哭不哭,我们都不哭。”李琳伸手帮林初一擦拭眼泪,说道:“好孩子,我们都不哭。哭多了会伤眼睛。”

    “妈,我们都不哭。”林初一抽出纸巾替母亲擦拭眼泪,自己也强忍着满腹心酸,微笑说道:“妈,我喂你喝碗汤吧?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也要多喝些汤暖暖身子。”

    “好,喝汤。我自己喝,还没老到让你们喂我的时候。”李琳拉着林初一的手,起身朝着餐桌走去,说道:“我们一起去喝汤。”

    阿姨高兴坏了,说道:“我去盛汤。”

    陪着母亲喝了一碗汤,说了好一阵子话,林初一这才让阿姨陪着母亲去院子里面散步。父亲活着的时候,每天晚饭过后,夫妻俩人都会去院子里走上一阵子,消消食,锻炼一下身体。那个时候,林初一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爱情。等到她以后恋爱结婚了,也要和丈夫每天饭后这样走一走,说说话,或者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手牵手一直安静的走下去。

    现在父亲走了,就只能由阿姨来替代父亲做这件事情了。

    她回到二楼房间,走过林秋的房间门口时,又退回去敲了敲门,问道:“林秋,你在家吗?”

    无人应答。

    林初一再次敲门,问道:“林秋,你在里面吗?咱妈说你没有出去.......你再不说话的话,我就闯进去了?”

    还是无人应答。

    林初一推门而入,发现林秋正趴在书桌前面画漫画。

    房间里面的大灯全部都关着,只留了一盏台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林秋的脸被那唯一的光束给照亮,专注而虔诚,但是整个身体却笼罩在阴影之中,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悸的野性。

    “林秋,你在做什么呢?怎么不说话?”林初一走到林秋身后,出声问道。

    林秋正在画画,用着黑色粗壮的线条,里面的人物面孔丑陋而狰狞,每一个人都像是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这和林秋之前清新纯真的画风完全不同。

    “林秋,你说话啊。”林初一担忧的说道:“你到底怎么了?”

    “让我说什么呢?”林秋手里的铅笔用力一画,在白色的稿纸上面留下一道破裂的划痕,这张即将完工的画稿也被这一笔给完全破坏了,力透纸背,就算擦拭干净也救不回来了:“欢迎你从敦煌回来?”

    “林秋.......”

    “他是害死爸爸的凶手,你知不知道?”林秋满脸戾气的盯着林初一,出声问道。

    “林秋,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并没有害死爸爸.......”

    “怎么?要替自己的小情郎辩解了?”林秋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说道:“那你告诉我,不是他的话,是谁害死了爸爸?是谁逼迫的爸爸跳楼自杀?”

    “林秋,你成熟一些。”林初一怒声喝道:“你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了解事情的真相吗?如果爸爸什么都没有做的话,江来怎么可能害死他?”

    林初一不想对弟弟说起蝙蝠,说起侏罗纪的那些秘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