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工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二章做客张华家(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本来余庆阳还打算先看看段刚整理的文件,了解一下情况再召集他们谈开会。

    奈何大家积极性都太高。

    主要是几个分公司好华禹投资在一块办公,也就是楼上楼下的,太方便了。

    黄建国刚走,邢翔紧接着走进来汇报。

    “余总,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华禹世纪城一期工程已经完成了基槽开挖和筏板基础的浇筑!”

    华禹世纪城一期工程包括了华禹购物中心,华禹木实天华大酒店,小学、初中和商业住宅a区、B区,以及华禹大厦。

    商业住宅a区、B区全部都是团购房水利厅下属单位以及区政府的团购房。

    认真算起来,一期项目基本上是不赚钱的。

    华禹购物中心自营,华禹木实天华大酒店合作经营,华禹大厦更不用说,那是公司新的办公楼。

    商业住宅a区B区全部按照成本价团购。

    这个成本价是真正的成本价,不是那种虚假的成本价。

    “嗯!”余庆阳点点头,“进度还要加快!

    争取年代底完成主体施工,明年夏天能够交房!”

    不管怎么说,华禹置业都是华禹投资的主要利润点之一。

    余庆阳对华禹置业还是非常关注的。

    段刚也知道余庆阳更关注华禹置业,所以有关华禹置业的情况,汇报的都比较详细。

    “余总,后面进度就加快了!

    前面慢,主要是因为基础开挖的时候,挖到了岩层,所以拖慢了进度。”邢翔解释了一句。

    华禹购物中心和华禹木实天华大酒店,都是地下两层停车场。

    开挖深度九米多,而华禹世纪城地块,正好处在山脚的位置,地下五米以下就变成了岩层。

    而且全部都是青石,非常坚硬,挖掘机油锤打上去,直冒白烟,一个小时破碎不了几方石头。

    只能使用爆破,对岩层进行预裂,然后再用油锤破碎,工序比较麻繁琐。

    因为岩石爆破,不能直接把岩石炸碎,那样容易产生安全事故,只能打孔装填炸药进行预裂式爆破。

    就是用小剂量的炸药,把岩石炸出裂纹,然后再用油锤破碎,装车运走。

    邢翔汇报完工作,华禹第一建设集团的关家硕紧跟着进来汇报工作。

    整整一天,余庆阳就没挪董地方,光听他们汇报工作了。

    华禹第一建设集团,淮海工程总公司,去年展的都不错,接连中了好几个标。

    最大的一个工程是小清河治理工程,一亿两千万,淮海工程总公司中的。

    其他的都是两三千万的工程。

    两三千万放在后世根本不算是大工程,后世水利工程动辄上亿。

    但是,在2ooo年,尤其是水利行业,两三千万绝对是大工程。

    余庆阳听完关家硕和陈永的汇报,并没有表什么指示。

    余庆阳搞工程出身的,不愿意对工程随便表指示。

    因为他连两家公司所中标段的施工图纸都没见过,更没有去过工地现场。

    表指示,那不成了瞎指挥。

    这个和人事,工会,党建不一样,那些都是形而上的东西,表一些指示看法,不会出现问题。

    工程涉及具体事物,瞎指挥很容易出问题。

    包括华禹置业,余庆阳没有表多少指示,只是督促加快施工进度。

    晚上,快要下班的时间,薛琴走了进来。

    “薛姨,你怎么也来了?”余庆阳忙迎上去。

    “我来向余总汇报工作啊!”薛琴笑道。

    “呵呵!”余庆阳尴尬的笑了笑。

    “阳子,晚上去家里吃饭?”

    “薛姨,晚上恐怕不行了!我约了我姐和华哥一块吃饭!

    他们结婚的时候我在非洲,也没能参加他们的婚礼!

    今天去他们家认认门,补顿喜酒!”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哦,那应该去,我听说张主任调动工作了?”

    “是啊!调到下面济州市任市长!”

    “是吗?他这一步走的可是够扎实的!”薛琴感慨道。

    所有人都知道夏秘书长要升,党校学习回来,就能提副部级。

    可是具体如何,谁也不知道。

    就连夏秘书长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有传言,有的说夏秘书长要接刘秘书长的班,成为省委的大管家。

    也有人说,夏秘书长要担任省委常委,泉水市市高官。

    还有人说,夏秘书长要去琴岛担任市高官。

    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准信,或者上面的领导也没有想好把夏秘书长安排到哪个位置,还在考量之中。

    扯远了……

    “对了,薛姨,有个事要提前和你说一下!

    前天在京城的时候,木恩找我,代表汇丰银行投行部找我,说想要入股淮海投资。”

    “这个时候入股淮海投资,我们很吃亏啊!

    淮海投资去年的财务报表很不好看!

    根本没有营收!反倒是背着三十亿的贷款!

    严重影响公司估值!”

    “是啊!这个时候入股我们太吃亏!

    好在,木恩只是提了一嘴,说后面的谈判,让汇丰银行投行部过来和我们他谈!”

    “阳子,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创业初期,木恩帮了我大忙!

    他开口说入股,我肯定不能说不行!”

    “阳子,做生意不能太讲感情,你欠木恩的人情,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偿还!

    我们在非洲的采购全部通过元木公司,建材公司的销售也都交给了元木公司。

    其实已经可以偿还当年木恩的人情。

    你要分清楚,人情和汇丰入股是两回事!”薛琴告诫道。

    “我清楚,只是人情哪有还完的时候!

    我和你说这个事,就是希望你能提前有个准备!

    和汇丰的谈判,肯定要薛姨你出面。”

    “我知道了!

    到时候先看看汇丰那边对淮海投资怎么估值吧!

    如果把建材公司的未来收益算进去,倒是可以谈!

    如果不算进去,那么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汇丰银行的战略合作虽然诱人,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唯一的选择。

    因为我们公司的展,现在四大都很原因和我们结成战略合作关系。

    尤其是海外这部分的战略合作关系。”

    “那就慢慢谈,拖他个一年半载的,等水泥厂正式投产,他想不认都不行!”

    余庆阳和薛琴很快达成共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