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工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章豪的世界(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噗……”

    李逸风刚刚喝了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咳!咳!”

    木恩也被呛得直咳嗽。

    半晌,木恩才指着余庆阳笑骂道:“你小子,差点被你害死!”

    “嘿嘿!”余庆阳嘿嘿笑着,慢慢品茶。

    这些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是为了增进感情的。

    一壶茶喝完,木恩才开始说正事。

    “阳子,汇丰银行那边主动要求收购淮海投资的股份!你怎么看?”木恩笑眯眯的看着余庆阳问道。

    “木哥,这件事不是我怎么看,是汇丰怎么看!

    公司在那摆着,想入股,我没有意见,只是汇丰打算怎么估值?

    估值多少?”余庆阳挑了挑眉,笑着把问题抛给木恩。

    木恩皱着眉头苦笑起来。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上一次汇丰银行入股华禹投资,是自己靠自己家在汇丰银行的影响力,强行推动的。

    是因为看好余庆阳,提前投资他这个人。

    现在,因为猪队友的原因,余庆阳把淮海投资给独立出去了。

    就好像小马哥把支付宝从阿里巴巴独立出来一样。

    那个还有些违规,是靠小马哥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其他股东。

    余庆阳这个,一点都不存在违规的地方。

    但是,现在给淮海投资估值,就有些让木恩为难了。

    根据经济学的理论,一家公司的市值,是有一个盈率的。

    周期型的平稳运行的公司,未来也是平稳展,一般市盈率是二十倍。

    也就是说这家企业的市值是年利润的二十倍。

    而一家成长性的公司,未来同样会高展的公司,市盈率可能是三十倍,甚至五十倍。

    现在木恩就在纠结这个事情。

    这事已经脱离了他能够决定的范畴。

    不说其他的项目,淮海投资光一个水泥厂,年产一千万吨,年产值就是一百三十亿人民币

    利润是多少?

    一百亿!

    就算是按照平稳型企业来估算市值,二十倍,就是两千亿人民币。

    想想,木恩都有些头疼。

    “算了,不提了!

    你知道这个事就行,回头让汇丰银行自己找你谈去!”木恩果断的放弃谈判。

    原来没在意,被余庆阳这么一反问,木恩才现这就是个坑。

    自己不管怎么谈,最后都可能里外不落好。

    余庆阳轻笑一声,也不再提此事。

    汇丰银行入股淮海投资,因为木恩的关系,他肯定不能说不行。

    但是,时间托的越久,对他越有利。

    现在淮海投资还是负债企业,虽然前景很好,但是在评估的时候,会因为负责被低估。

    如果等一年半载的,那可就不一样了。

    等一年以上,也许就不是一家水泥厂的事了。

    “呵呵,今天是给阳子接风洗尘,咱们不谈公事!

    入股的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谈下来的!

    让专业的人去谈好了!”刚才安静听两人对话的李逸风,哈哈一笑说道。

    接下来,大家只谈风月,不谈公事。

    余庆阳在一旁听着,娱乐圈里的八卦新闻。

    谁谁是跟了谁谁。

    那个谁,得罪某个大少,被整。

    之所以说娱乐圈里的八卦,因为八卦娱乐圈对他们没有压力。

    你敢八卦领导人,分分钟查你家水表。

    就算是李逸风不会被查水表,但是会影响他老子的进步。

    也会影响他们的展空间。

    这个决定不是闹着玩的,有句话叫做祸从口出。

    君不见,强如富老王,就曾经吃过乱说话的亏。

    就在去年,全国工商联公布的“改革开放4o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长长的名单里,王富却不在其中,落榜了。

    很多人可能会纳闷,王富不算是杰出民营企业家,那么谁还敢自称杰出?

    为什么?

    究其原因,就是和鲁豫谈的那个小目标,还有在哈佛大学的豪言壮语惹的祸。

    扯远了。

    三个人,两个人说,一个人听,说的人过瘾,听的也过瘾。

    因为人人都有八卦心。

    直到又来了客人才结束。

    来的也没有外人,都是之前李逸风介绍余庆阳认识的那些二代们。

    大家见面自然离不开要寒暄一番。

    “上次春晚的事,还要多谢三哥帮忙!

    一会我多敬三哥两杯。”余庆阳和谢老三握手,感谢道。

    “别,多敬我两杯,你小子是感谢还是报复?”谢老三忙摆手道。

    谢老三名字听上去很霸气,很有江湖气息,可惜酒量不架势。

    属于一杯正好,两杯倒的主。

    “阳子,你现在可了不得了!

    在非洲豪投百亿!把四九城那些家伙都给镇住了。”说话的是一个有些玩世不恭的年轻人,叫聂子墨。

    聂子墨对四九城的大少们不忿,却忘了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个不管他承认不承认,都改变不了。

    寒暄一番后,木恩把大家让到餐厅。

    晚餐没有出去吃,就在木恩的四合院里。

    在家吃,可是一点都不简单,厨师据说是从谭家菜挖过来的主厨。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晚上的菜品。

    余庆阳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豪的生活。

    什么叫做低调的奢华。

    菜很简单。

    六个蔬菜,白灼菜心,酸辣土豆丝,香煎松茸,腊肉炒红菜薹,快炒白芦笋,辣椒炒肉。

    六个很普通的蔬菜,可以说都是普通家庭平常吃的菜。

    可是,说起他们的原材料可就一点都不普通了。

    “这个白灼菜心,用的菜心是正宗的连州菜心。

    连州市昼夜温差大的特殊气候,使种植出来的菜心,比其它地区菜心更清甜、更细嫩、更爽口汁多,吃在嘴里没有纤维感,口感非常鲜甜爽脆……

    一斤菜心要一百多块钱!”李逸风帮余庆阳科普着桌上的菜品。

    听的余庆阳直咋舌,这小小菜心居然卖这么高的价格。

    “这个酸辣土豆丝,用的土豆是La Bonnotte土豆,产自法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