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工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六章神秘失踪事件(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为了提高这些美女的附加值,原本的奴隶主,除了教给她们取悦男人的本事之外,也培养了一些艺术技能。

    印度的舞蹈还是很不错的,舞姿很妩媚,把一群大老爷们看的直呼过瘾。

    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看节目。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把思乡的情绪也冲淡了。

    中间余庆阳也上去表演了一个节目,京剧沙家浜选段。

    余庆阳唱歌不行,京剧却是专门学过。

    说到学京剧,其实里面有一个很无奈的故事。

    上一世,余庆阳第一次担任房建项目的项目经理。

    承建的是交通局的宿舍楼。

    交通局派了两名代表到现场负责相关事宜。

    余庆阳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其中一名甲方代表。

    一个劲的为难余庆阳,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弄的他非常被动。

    干工程都知道,得罪了甲方代表,这个活就别想干好。

    矛盾一旦激化,余庆阳和甲方代表必然要走一个。

    一般情况下,都是施工方退让,撤换项目经理。

    余庆阳自然不想闹到那一步。

    那位甲方代表刘处长,是交通局退二线的领导干部,人非常的哏,送礼不收,请客不去。

    逼得余庆阳是没法没法的。

    晚上打闷棍的心思都有了。

    后来另外一位甲方代表看不下去了,悄悄指点余庆阳是一位京剧迷,每周都回去一家票友俱乐部唱戏。

    于是余庆阳专门找了京剧老师,跟着学了一个星期的京剧。

    会唱那么两嗓子了,拖关系在票友俱乐部办了一张会员卡。

    装作和刘处长偶遇。

    一连一个月,余庆阳每天都泡在票友俱乐部里,跟着人家学唱戏。

    最后终于感动了刘处长。

    两个人的关系慢慢缓和下来。

    直到这是,余庆阳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的这位刘处长。

    其实事情不大,那个时候余庆阳的工资才三千七八百块钱。

    平时吸得烟是二十块钱的黄鹤楼,在零八零九这个烟就很不错了。

    所以在工地上,余庆阳给刘处长他们让烟也用这个。

    那天余庆阳从老板那里摸了一盒软中华。

    事有凑巧,正好这天,交通局一位副局长过来检查项目的进展情况。

    余庆阳拿出软中华给副局长让烟。

    结果,这位刘处长记在心上。

    本来没多大事,关键是那位刘处长刚刚退二线,有些敏感。

    好家伙,你看不起谁啊?

    我们在这里,你拿玉溪,副局长来了你拿软中华。

    就这么一个不算是事的事,把余庆阳折腾的够呛。

    这么一折腾,余庆阳到是学会了一门手艺,唱京戏。

    扯远了,不管怎么说,托刘处长的福,余庆阳学会了唱京剧,虽然不多好,但是糊弄糊弄外行人还是可以的。

    余庆阳唱完京剧沙家浜选段,迎来一片叫好。

    随着酒越喝越多,场上的气氛也越来越高涨。

    一直折腾到凌晨,才结束。

    结束后,余庆阳拿着卫星电话,开始给国内拜年。

    虽然人不在国内,可是有些关系,必须要打电话拜个年。

    比如老爸老妈,薛琴,大爷,姥姥姥爷,几个舅舅,苏厅长,王区长,张华,李逸飞、木恩等人。

    因为时差的关系。

    阿吉及利亚这边都已经过了十二点,大年初一了。

    国内才是年三十晚上六点多钟。

    第一个拜年的是苏厅长。

    “领导,过年好!给您拜年了!”

    “过年好,小余,你们干的不错!

    刚才还在电视上看到你们了,工地建的不错!”苏厅长笑呵呵的说道。

    余庆阳上春晚,他脸上也有光。

    过年,领导也忙,要打很多电话,接很多电话。

    余庆阳也不好长时间打搅领导,所以说了几句拜年的话就挂了电话。

    接着,一个个打过去,简单的几句拜年话,意思到了就行。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

    一大早,营地的人都过来给余庆阳拜年。

    今天工地放假一天,让大家也休息休息。

    不是余庆阳不想多放,在阿吉及利亚这边,人生地不熟的,放了假,大家也没地方去。

    也就是聚到一块打牌喝酒。

    所以就年三十放一天,年初一放了一天。

    年初一下午,知道中国的新年,附近的几个部落酋长,干着牛羊,过来给余庆阳拜年送礼。

    “小李呢?让他到会客室来一趟!”余庆阳把亚德阿拉酋长等一行人让到会客室,对乔丽丽吩咐道。

    余庆阳简单的对话还行,复杂了肯定不行,所以让乔丽丽去叫翻译。

    “余总,李翻译一早开车出去了!

    我让路翻译过来了!”乔丽丽小声对余庆阳汇报道。

    “嗯!”余庆阳点点头。

    谁来当翻译都可以,他只是对李翻译比较熟,随意顺口点名。

    “余先生,听说今天是你们国家最重要的节日!

    我们几个部落,虽然穷,可是不能不表示一下心意。”

    送的东西确实不多,附近的几个部落加起来,送了十只羊,一头牛,一只骆驼。

    东西不在多少,这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多谢诸位酋长的厚意,我代表项目部的全体职工谢谢你们!”余庆阳表示感谢。

    这些酋长为什么这么大方?

    因为他们养的牛羊骆驼,全部卖给了余庆阳。

    余庆阳这边购买他们牛羊的价格,比他们自己去卖,要贵接近一半的价格。

    其实余庆阳他们也省钱,比去市场上购买,便宜了有三分之一。

    这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聊了一会,余庆阳在翻译小路的翻译下,总算是弄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庆祝中国新年是一个方面。

    另外就是打听一下,他们想要养更多的牛羊骆驼,询问余庆阳他们能够消化多少。

    “呵呵,亚德阿拉酋长,关于扩大牛羊骆驼的养殖规模,你们尽管扩大!

    今年,我们在这附近还有一个工地要开工!

    也就是说,人口还要增加一倍以上。”余庆阳笑着说道。

    在非洲很多部落,酋长就是天,部落里的一切都是酋长的。

    余庆阳接触的这几个部落酋长,比传说中的那种部落稍微好一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