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工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五章自己的春节晚会(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余庆阳伸了伸胳膊,把手腕上的表露出来。

    夏雪看到余庆阳手腕上的表,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余庆阳暗暗得意,多亏自己有先见之明,把表换了下来,换上夏雪送的江诗丹顿。

    夏雪正是看到余庆阳还带着她送的手表,这才露出笑脸。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很小心眼,又很容易满足。

    “对了,田甜还给你买了礼物,有衣服的还有包,都在宿舍里!”

    “谁稀罕她给我买礼物了?”夏雪一边说着,一边离开,去宿舍看田甜给她买的礼物。

    余庆阳心里暗暗感慨,男人真难啊!

    尤其是想要享受齐人之福的男人,更难!

    又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余庆阳带着赵鑫磊来到布泰坦。

    同行的还有劳务处的处长胡大友和两名劳务处的办事员,以及两名翻译。

    中国人过年,人家非洲人可不过年。

    余庆阳他们是来找工人的。

    开除一百多人,工地上人工变得非常紧张。

    其实如果是在国内,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像这样的工地,最多用一半人就了不得了。

    可是现在,一千多人,还不够用的。

    赵鑫磊在工地上时间更多,对非洲人干活,感受也更深。

    “余总,这些非洲人,不怨他们穷,要我说,就是活该!

    他们不穷都没有天理了!

    上个月,工地生了一件事,让人又好笑,又生气!

    那个工人直接被我给开除了!”路上,赵鑫磊对余庆阳说起工地上生的事情。

    “什么事?”

    “那天,我去工地,现一个工人,推着空车子,在沙堆和搅拌机之间来回转圈。

    我去一问,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原来他们两个人一组,一个负责装车,一个负责推车。

    前一天正好了工资,其中那个装车的,回家了没来上班!

    然后工长也不知道,于是,负责推车的,就推着车子来回转圈。

    我问他,他还振振有词的说,他只负责推车,不负责装车!”赵鑫磊说完,笑着摇摇头。

    余庆阳哑然失笑。

    上一世,他从抖音上看到过一个段子,两个黑人干活,一个在前面挖沟,一个在后面填沟。

    有人好奇,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挖了填。

    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三个人一组,埋管道,他们的分工是,一个挖沟,一个下管,一个填土。

    今天下管的人请假没来,所以就变成了大家看到的挖沟,填土。

    余庆阳没想到,现实中也会生这样的事情。

    “唉!就像你说的,他们不穷是真没天理!”余庆阳叹口气符合道。

    营地到布泰坦两个小时的路程,一路说这话,很快就到了布泰坦市。

    因为之前砖厂在这边招过工,所以劳务处很熟悉环境,直接来到一个市场附近。

    摆上桌子,把招工的牌子摆出来。

    旁边就是布泰坦的一个集市,集市上很热闹。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余庆阳他们招工的牌子一摆出来,就有很多人围了上来,询问工资,询问工作内容。

    原本余庆阳以为,布泰坦市十几万人口,穷人很多,应该很好招人。

    一百人,还不半天就能招满。

    结果,余庆阳他们忽略了非洲人的尿性。

    人家一听一个月才能休息四天,顿时走了一半。

    再一打听,说是每天要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顿时又走了一大半。

    围着的人群变得稀稀拉拉。

    然后又看到,关于卫生啊,住宿之类的规定。

    为了卫生,余庆阳硬性规定,不管你是黑人白人,每天必须要洗澡,吃饭必须要洗手。

    宿舍里必须保持干净整洁,不能有异味。

    结果就这个为他们好的规定,让围观的阿吉及利亚人,又跑了三分之一。

    最后招了一天,才招到三十多人。

    “余总,赵总,您看这……”胡大友看着余庆阳和赵鑫磊苦笑道。

    “算了,有多少算多少,你们先带着人回去,给他们安排住的地方,明天先查体,然后再安排上岗。”余庆阳也很无奈。

    “余先生,您这是招工?”身后传来一个人的问话。

    余庆阳转头看过去,是酒吧老板史丹佛·波。

    “史丹佛,这么巧?”

    “我是听手下人说余先生在这里招工,专门过来问候一下!

    余先生,您招完工了?”

    “没有,只招到三十多人,还差一百多呢!”

    “余先生,其实有一个地方可以招到大量的工人,而且价格非常便宜!”

    “哪里?”

    “在布泰坦有一个人力交易中心!

    哪里一名强壮的工人,只要两三百美元就可以买断他的一生。

    以后都不需要付工资,只要管饭就行!”史丹佛·波小声说道。

    虽然史丹佛波说的很含蓄,买断一生,但余庆阳还是听明白了,史丹佛·波说的是人力交易中心其实就是奴隶交易中心。

    哪里的奴隶分为两种,一种是破产的奴隶主卖奴隶。

    还有一种则是自卖自身,类似国内古代的卖身为奴。

    一些破落户,找不到工作,也没钱吃饭,只能把自己当奴隶卖了,最起码还能有饭吃。

    余庆阳思考了一会,点点头,“史丹佛,你说的那个交易中心都什么时间有交易?”

    “明天就有一场交易!”

    “余总,”赵鑫磊也听明白了史丹佛说的所谓人力资源交易是什么意思,把余庆阳拉到一边,“这个不合规矩!咱们是国有企业,买奴隶是要犯错误的!”

    “老赵,我当然知道买卖奴隶是犯错误的!

    你可以换个思路!

    我们是去解救这些奴隶的!

    买奴隶的钱,做账的时候,做成预支工资!

    等奴隶买回来,可以明确告诉他们,只要努力工作,干满三年或者几年,就还他们自由!

    如果表现好还可以和他们签长的劳动合同!”

    “这样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你想想,这么操作哪里违规了?”余庆阳微笑着反问道。

    赵鑫磊想了一下,好像真没什么违规的地方。

    反而是可以宣传的好人好事,人道主义精神。

    “史丹佛,麻烦你明天带我去那个交易中心!”

    “余总,你不能去!那里太乱了,我们的保卫工作不好做!”不等史丹佛·波说话,孙健站出来反对道。

    “呵呵!”余庆阳苦笑一声,“好吧!赵总明天就麻烦你去一趟吧!让赵刚和区阳陪你去!”

    余庆阳顺着孙健的话,把去购买奴隶的事情交给了赵鑫磊。

    孙健说的对,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