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工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二章抗议·谈判·要好处(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十七号公路上,一辆汽车坏在路边,一位白人美女站在路边冲着余庆阳的车竖着大拇指。

    这是拦车,寻求帮助的手势。

    开车的区阳刚要停车,孙健沉声说道:“不要停!加前进!”

    虽然不明年孙健为什么不让停车,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区阳一脚油门,汽车从白人美女身边快驶过。

    区阳没停车,后面的车自然也没有停。

    “老大,为什么你停车?”区阳疑惑的问道。

    余庆阳也很疑惑孙健的做法。

    不过他没有去制止,孙健既然担任自己的安保队长,那么就要相信他,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自己看后视镜!”孙健沉着脸说道。

    余庆阳闻言也转身回头看去。

    直接从路边,走出七八名穿着迷彩服的黑人。

    “路匪?”

    “老大,你眼睛真尖!”

    “不知道,只是其中一个人动了一下,被我看到了!

    不管是干什么的,总之是不怀好意!”孙健笑笑,解释道。

    即是对区阳说,也是向余庆阳解释刚才的事情。

    余庆阳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思考今天去见经济事物部的事情。

    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结束。

    不然反而显得自己太好说话。

    免费援建人工湖,投资建工厂,被人冤枉,一句误会就完事了。

    那岂不是太好欺负。

    以后谁都想欺负欺负你,欺负不了,大不了说一句误会,对不起。

    “余总,你做稳,扶好!”孙健急促的声音打断了余庆阳的思考。

    “区阳,撞过去!”孙健大声嚎道。

    余庆阳抬头往前面看去,只见一辆厢式货车横在马路上,把整个路都给堵了起来。

    公路上坏车很正常,正好坏在马路中间,也不是没有过。

    如果不是前面白人美女拦车,孙健决断也不会这么激烈。

    “好嘞,余总,老大做好了!”区阳长笑一声喊道。

    一脚油门踩到底,稍微一打方向,对着厢式货车的屁股撞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厢式货车被撞得在路上转了一个圈。

    余庆阳的座驾可是在阿富汗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军用版的hmmv。

    无论是动力,还是车身自重都不是那些民用版的hummer可以比拟的。

    被区阳这么一撞,厢式货车已经让开了道路。

    后面的车也跟着快通过。

    “塔塔……塔!”

    “砰砰、砰!”

    从道路两边,窜出二十多个武装分子,对着余庆阳他们的车屁股就是一通扫射。

    区阳的动作告诉他们,余庆阳一行人已经识破他们的阴谋。

    所以他们也不再躲避,对着余庆阳的车尾一通泄式的扫射。

    “看样子,有人不想让我到达地理玻璃啊!”余庆阳回头看着还在扫射的武装分子说道。

    “余总,您放心吧!只要他们不使用重型武器,即使出动几十人围攻,我们也能保证你的安全!”孙健郑重的保证道。

    这是来自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我相信你们!”余庆阳笑着拍拍孙健的肩膀。

    心头却是忍不住加快,腿也有些因为紧张在抖。

    可见,人不能义气用事,自己单凭个人喜好,泄了一把曾经作为愤青的热血。

    结果造成现在的局面。

    很明显这是日本人报复行动。

    当然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余庆阳能做的就是强装镇定。

    反正也没有买后悔药的,不如表现的男人一点。

    好在后面的行程没有在遇到拦路堵截的。

    至于下一次什么时候,只有天知道。

    一进地理玻璃,就看到一副高大的画像,那是老卡的画像。

    在阿吉及利亚,到处都能看到老卡的半身像。

    金光闪闪的老卡画像,很有讽刺意味。

    老卡说自己是虔诚的***信徒。

    对反对者,一律冠以异教徒,然后残忍的处死。

    但是他忘了,***教是不会挂这种人物像的。

    ***教认为真主是无形无相无所不能的存在。

    所以,真正的***教信徒的家里,是看不到人物挂像的。

    但是,在阿吉及利亚,老卡就是天,仅次于真主的存在。

    老卡要求挂,就必须挂。

    大街小巷,各种商店,都会悬挂老卡的半身像。

    当然,这不包括外国人开的商店。

    一路疾驰,来到大使馆。

    报上身份,验证之后,余庆阳的车子开进了大使馆。

    “呵呵!小余,一路辛苦了!”古参赞亲自出来迎接余庆阳。

    “古参赞,怎敢劳驾您亲自出来迎接?”余庆阳双手握住古参赞的手,谦虚的道谢。

    “呵呵,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正好我这会没什么事,出来接接你!

    走吧,大使已经在等着你了!”

    “大使等着我?”余庆阳惊讶的问道。

    别看阿吉及利亚的大使只是司局级领导,但是在阿吉及利亚那可是代表着国家的权威。

    其实大使见余庆阳也没有什么事,只是余庆阳的事情闹的比较大,所以才想认识一下余庆阳。

    余庆阳和大使见面的时间不长,也就十来分钟。

    问了一下余庆阳在阿吉及利亚工作生活情况。

    然后勉励了一番。

    交代明天由古参赞陪同余庆阳去经济事务部去解决关于对阿吉及利亚官员行贿的事情。

    和古参赞约明天去经济事物部的时间,余庆阳离开大使馆,来到木实天华。

    一夜无话,第二天余庆阳早早起来吃完早点,来到大使馆。

    坐上古参赞的车,一块去经济事务部。

    到了经济事务部,古参赞直接找到穆哈穆德·桑科德部长的办公室。

    提前已经约好了,穆哈穆德·桑科德部长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们。

    古参赞和穆哈穆德·桑科德问好之后,把余庆阳介绍给他。

    穆哈穆德·桑科德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人,满脸的胡子打理的很整齐。

    一身得体的西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很有学者风范。

    “哈哈!余先生,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