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世之无双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一剑斩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不归收剑,双目闪亮道:“太阴七绝之剑气纵横。”场上凭空飞起万千剑芒,映目之极,万千剑芒化为一道白茫茫的剑瀑,朝那赫连拓袭卷而去。

    场上玩家看得一呆,太阴剑派果然不同凡晌,那赫连拓,气势突的弱了下来,似也被这剑瀑所震憾,眨眼间,他的气势却又突的高涨,他再次出剑,一剑如银月清辉,普照四方,那势不可挡的剑瀑竟被这光华难测的一剑抵得干干净净,赫连拓清啸道:“下剑定胜负。”

    云不归怒喝道:“太阴七绝之五神朝宗。”他内劲暴涨,刹那间化作红黄蓝绿白五道剑光,剑光各具神采,或雄奇,或轻灵,或诡异,或大气,交错纵横,剑气呼啸,直令人叹道:“太阴剑绝竟然强悍如斯。”

    赫连拓神色淡漠,脸上依旧是那没有半点犹豫的自信,他双手持剑,气势高涨无双,如俯看众生般的,剑成刀状,猛劈而出,迅若疾电,威若奔雷,那五道剑光被逼得倒卷而回,而赫连拓那剑却是余势未歇,无情,冷酷的穿过了虚空,直指云不归的眉心。

    云不归败,缓缓倒下,眉心一道血痕。系统提示,玩家赫连拓剑斩衡山第一高手云不归。

    场外群雄这下可真是呆住了,连云不归也不行。那岂不是要兄弟会的杀手,噬神的天妖鸣,血染江湖的泷沅,又或是目前凤榜第一的第一美人凤凰儿的沧澜剑诀才行。要是这些都不成,除了浮生若梦还会有别人吗。

    场外顿时一阵动乱,想不到云不归都败在赫连拓剑下,看来其它门派势力的十大高手的也绝对不是对手,只有浮生若梦,亦或者最近在线时而很久,时而一天都不上线的零煌才有可能击败他。

    这时,赫连拓头上腾起白雾,似在调息,场上群雄顿时蠢蠢欲动,看来赫连拓费劲不少,有人道,如此时机,正好趁虚而入。又有人道:“趁虚不入,不是大丈夫所为。”

    只是重金之下,已有不少人已经目现贪婪之色,就要一触即发了。

    一句清幽的语声传来,如黄莺鸣啼,却又绵绵细浪卷入众人耳中,一女轻声道:“真正的强者岂是越虚而入之辈,既然别人是光明正大的挑战,就该光明正大的应战,此刻谁若是出手,那便是我云煌阁的敌人。”

    一位姿色绝丽,一袭红色轻薄绸缎长裙的绝色佳人,已经扬身而上,众人均是一呆,好美的人。

    叶云微微一讶,凰儿也到了呢。

    烛鸢盈盈一顾,众人如沐春风,竟然被这倾国之色,迷醉住,半晌,场外顿时跃起数道人影,挡在烛鸢周围道:“吾等愿为护法。”一串年轻小伙,立在烛鸢身前,做护花状。

    叶云微微摇头,凰儿真的是越来越美了,不过这算不算是自己的功劳呢?

    场下依旧有人蠢蠢欲动,只是还有些犹豫。

    叶云淡淡的走了出来,然后走到了烛鸢还有随后出现的洛宁,雪夜白的身边,而那些靠近的人则不知道被什么诡异的力量推到了一边。

    “什么时候我家里人需要外人来守护了?是吧,凰儿。”叶云淡淡看了那些被无情气场推开后露出怒容的人淡淡的说道。

    “小云,我昨天遇到一个疑似世外高人的强者,而且我还感觉到了她身体内有非常强大的火系灵气,等我赢了,陪我去看看怎么继续,我觉得这是一个我变强的转折点。”烛鸢看到叶云后平静的说道。

    叶云点点头的同时看向那些还是有些犹豫的人说道:“就算你们上,也不过是送死,不要为了钱,让自己变得不像一个人,当然,如果你们在场谁觉得我比我强的,随意,赢了我,我也给他一千万。”说完,叶云打了个响指,零随之浮现而出的拨弄了一下后显示出了一个蓝屏,上面是一千万的收据,下面只差一个名字。

    填上去,那就是谁的。

    群雄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渴望,但,看着叶云,似乎也没有人干迈出那关键的一步。

    那赫连拓却已经起得身来,朝烛鸢微一拱手,这人竟谢字都不愿说句,似乎像极了他那无比自信的剑。

    烛鸢也看向对方轻声道:“凤凰儿领教高招。”

    赫连拓面容一肃道:“我不愿轻取对我有恩之人的性命,只是我已发誓诚于剑,杀剑之下从无活口,姑娘还是请回吧。”

    烛鸢自信道:“如果连这生死都看不透,我也不需要用剑,愿为领教。”

    赫连拓面庞微现一丝欣赏神色,轻声道:“好,请。”

    烛鸢弹指轻弹剑身,一缕剑吟徐徐而起,她轻抚长剑的同时四周也渐渐变得炽热起来。

    叶云也和洛宁,雪夜白走到了一边。

    下一瞬,烛鸢一剑看起随意的慢慢刺出,剑尖如挽重物,浑厚却不拘泥于重物,剑尖轻轻颤动,似蕴藏着无边的剑意。

    赫连拓面现凝重之色,轻声道:“好剑。”那奇型长剑离鞘而出,带着几分孤傲,几分不可一世的自信迎上那内蕴乾坤的一剑。

    烛鸢剑法变了,重如山岳的一剑突的变作轻灵之极,如凭栏观雪,隔水看花,又如画龙点睛般,带着不可置疑的迅疾,绕个虚虚实实,轨迹变幻万千的,似乎隔绝了一切,却又似乎割裂了新的天地,彼此之间的距离骤然截断,又骤然出现,却是将剑术,火焰之力,虚空之术以及归藏之术都融入其中孕育出的剑招。

    此招一处,变化莫测,直指赫连托的额头。

    赫连拓的剑法也变了,变得冷厉,变得果决,变得不可抵御的倾泄而出。就在两剑似交非交的之时,烛鸢手剑法再施变化,剑尖如月光一般普照开来,四周的灵气似乎活了一般,光之所致,剑之所指,虚空中燃起了炽热的云霞,万千剑招归于一剑,竟是花散为整的一聚力,让的剑势竟然在快得一分,从而险之又险,却快上一霎的避开了赫连拓挥来之剑,直指他的额心。

    赫连拓低吼一声,长剑剑身横弯折过来,正好拍在烛鸢那不可测度的剑身之上,烛鸢剑不动分毫,仿佛就未拍一般,已然抵在了赫连拓额头处。

    再进一分,赫连拓的死法会和他杀死的人一模一样。

    赫连拓闭上双目,轻声道:“我败了。”

    场外群雄闻声激动无匹,叫唤火凤凰之声如山崩海啸一般,想不到败赫连拓竟然是一位超极美眉,真是不可思议。

    赫连拓沉默了一下后说:“两个月之后,我将再履原此地,以求和姑娘一较高低。”

    “这样吧,陪我战一下,如果你赢了,这一千万就是你的了,你也不虚此行如何?”叶云却是看了烛鸢衣袖里微颤了一下的手后说道。

    “今日我已败,不想再出剑。”赫连拓略皱眉,但看这人和击败他的女子很亲近,也是开口说了一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